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编织今生

壹佰叁拾叁:逃跑

书名:编织今生|作者:卿如皓月|本书类别:现言|更新时间:2018-02-13 21:22:34|字数:3963字

  两年后……

  “总经理,这次的投资企划已经完成,您要不要看一下。”年轻女秘清脆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面前桌子上的一大堆文件,揉了揉头……

  额……杀了我吧……

  或许我天生就不是个会做生意的料,两年下来,虽然公司倒是平稳运行着,没有出现亏损,但是却没有什么大的建树。

  我又时常会被身体复健占去大部分时间,所以这两年过的都忙忙碌碌的,也多亏了有折戟帮忙,要不然,我铁定是撑不下来。

  “交给老魏处理。”

  “好的。”

  “哎,还有桌子上这些,也拿上!”

  “好的。”女秘敬业的抱起大堆的文件,踩着细高跟出了办公室的门,玻璃门打开又合上,我看见了魏九歌那张漆黑如墨的脸,果然,不一会儿就传来一句惊天动地的“FUCK!”

  好吧……哈哈,我又幸灾乐祸了。

  来了国外之后,折戟一边着手发展他在国外的事业,一边照顾我很累,于是就把魏九歌扔给了我,有他看着我,在公司里帮忙,他也能专心些尽快发展事业。

  真是没想到,魏九歌看上去吊儿郎当的,没想到还是个商业奇才!办事能力超强的,我看不懂的那些问题,他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

  啊,真是捡到宝了……

  难得挤出些时间……不如……找些乐子吧!

  这一次的服装设计大赏就要开始了,我要赶紧打开笔记本才行!

  开场的主持人声音浑厚,正宗的播音腔字正腔圆的运用着华丽的辞藻烘托气氛,镜头切换,台上台下转眼即逝,坐着大片大片的明星总裁,闪闪发亮的,满含期待着这次的大赏。

  大赏很快开始,模特们身穿特制的美丽衣衫,迈着优雅高贵的步子走上台来,妩媚一笑,令人心中一动,衣服似乎也因此增色几倍。

  今年的设计都不错,里面甚至还有几匹黑马,再过几年,大概就能赶上我这位老前辈了。

  其中有一组设计,颜色用调朴素,但不单调,上下搭配的风格让人眼前一亮,颇有些中国风的韵味,不知为何,我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

  心中的猜测呼之欲出,但还是耐着性子想先看到最后。

  那组中国风的服饰没有得到最后大奖,还真是有些遗憾,大概是不符合台下坐着的一众投资者的审美吧。

  我本以为难以看到这组衣服的制作者的,然而没想到节目的最后惊喜居然出现了,所有辛勤准备的设计师们全部走到前台来谢幕,那个身影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我的目光

  果然是他……

  他的头发养长了,全都梳向脑后,扎成一个小髻,前面留着两缕似乎不太够长,垂在耳边,他别扭的一会儿别在耳后一次,大概是还没有习惯长发。

  他的身上穿着一身类似古装的衣服,只不过下面的长襟没有那么长,露着一双穿着西服裤子的大长腿。

  明明是很怪异的造型,穿在他身上,却好像发了光一样。

  他大概真的和他的名字一样,宛如墨棋一般,表面温润光滑,内心坚如磐石了吧。

  这大概才是他想要的人生,而不是像上一世一般,守着一个明知道不爱他的人。

  我轻轻挑起嘴唇,笑了笑。这样的他,才是最好的。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铃声一阵响,打断了我的思绪,眼前的直播已经结束,我合上电脑,看了看手机屏上的电话号码,身体却猛地一僵。

  沉默了许久,手底下犹豫了又犹豫,最终还是决定……

  嗯了下去。

  “喂,爷爷。”

  门把手轻轻转动了一下,又回到了原位。我的全部精力都在电话里的内容上,并没注意到。

  “玩了两年了,也该工作了吧。”

  再次听到这样尖酸刻薄的声音,我却一点都不觉得陌生。脑海里似乎还能想象,现在坐在沙发上给我打电话的老人,那一脸嫌弃厌恶的表情。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想让我回去工作?呵,还不是让我去送死,你以为我还是原来你手里的那把刀?任凭你挥来挥去?!

  “两年不见,翅膀硬了啊!怎么,你真以为有那个折戟护着你,你就能高枕无忧了吗?!”濮阳敬果然生气了,这种原来握在手中的鸟儿突然飞出掌心还反咬他一口的感觉实在令他愤怒,以至于连慈祥好爷爷的形象也不想伪装了。

  “呵,是否能高枕无忧我倒是不知道,只不过我想爷爷您也清楚,我已经知道当年的真相了,您还在这里假仁假义装神弄鬼的有意思吗?!”

  “放肆!你怎么跟长辈说话!当初我教你的那些教养都被狗吃了吗?!”

  我冷笑着不说话,这就是我的爷爷,企图用倚老卖老的方式让我愧疚,接着去按他说的去做。

  这样老旧的套路也拿出来用,实在是太低估我了。

  “您要没什么事,我就挂了。”我没工夫听他在这儿闲扯淡,有这功夫不够给自己添堵的。

  “等等!”濮阳敬终于着急了,他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现在居然已经嚣张到这种地步,但是又不得不无奈妥协,因为他手底下的人,除了这个丫头之外,实在是没有其他人有这个本事杀了那个人。

  “你难道不想知道你母亲死亡的真正原因吗?!”

  我的手一顿,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

  “难道不是因为不堪受辱,被你们逼死的?!”他居然还敢提出来?!若不是因为他,若不是因为那些人面兽心的亲戚,我的母亲会在我还那么小的时候就离我远去?!

  “哼,这是谁告诉你的,你母亲的死,有人明确地告诉你是因何而死的吗?!”

  我慌乱的回想着,的确,的确没有人,只是所有人以讹传讹,传到我的耳朵里,就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当初罗林死之前我也曾问过他,可他就是闭口不谈,甚至故意将我引导到错误的方向。

  那么照濮阳敬现在所说,我母亲当年并不是因为自杀而死的?

  “她是怎么死的,你知道?”

  “我自然知道,她死时我就在现场。”

  濮阳敬一见鱼儿上了钩,语调开始放缓,没有刚刚那样生气了,反倒不着急说出真相了。

  “你要怎样才肯告诉我。”

  “呵,濮阳芽,不愧是我濮阳敬的孙女,够聪明。”

  “别说那么多废话!”

  “哼,”濮阳敬对我的言辞颇为不满,但却没与我计较,说出了交易。“帮我杀一个人,资料我一会儿叫人发给你,你记住,一定要干净利落,否则,你这辈子都被想知道你母亲是怎么死的!”

  我对他的威胁面不改色,这世界上就没有我杀不了的人。

  “这是我答应你的最后一单,杀了他,你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哼,一言为定!”

  我挂下电话,头更疼了。这两年以来虽然一直有运动,但是那都是与复健有关,我这个病有本来就不让太剧烈运动,所以一直没有好好练习过。身手已经两年没有练习过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像原来那样敏捷。

  过不久,濮阳敬就把资料全都打过来了,我仔细翻看了一下,看上去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与濮阳敬以前让我暗杀的那些有钱的老板们没有什么区别,无非就是侵害了濮阳敬的利益,或者看他不顺眼滋事挑衅之后被濮阳敬灭口,这应该也不可能被濮阳敬这么重视,居然需要突破折戟的重重阻碍特意找上我去解决。

  看来这次,濮阳敬的小辫子终于还是被人握在手里了。哼,我就说恶人终有报这句话果然有理。

  如果要去执行任务的话,免不了就要和折戟请假,这段时间的复健可能就做不了了。

  想一想,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对不起折戟,为了我辛辛苦苦在外打拼,到头来我还要骗他。

  觉得自己有点狼心狗肺……

  不过有什么办法,我一个人冒险也好过他替我担忧。

  “喂?折戟。”

  “叫老公!”浑厚的声线带着几分嬉笑,回响在耳边,我立刻翻了一个华丽丽的大白眼。

  “少贫,你干嘛呢?”

  “老公挣钱呢啊,不然怎么包养你啊?说吧,想买什么,化妆品,衣服,包,说一样我叫人帮你定一批。”

  “喂!”这个折戟,就知道调侃我,我是差他那点钱的人吗,拜托,小女子我多多少少也是个豪好吧!

  “好了好了,不生气了,跟你开玩笑的,说吧,找我什么事?公司出问题了?”折戟一边说一边抬头,看了看坐了满满一整个会议室的人,笑眯眯地说,手指在桌子上点啊点。

  公司里的人倒是没什么表情,总裁夫人打来的电话向来是不论何时何地总裁都会在第一时间接的,从来都不会让铃声响第二下。

  与他们谈合作的公司人员可就蒙了,这……未免也太儿戏了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以自己的太太调情,也太不重视他们这些合作方了。

  “那倒没有,就是……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哦,说说。”合作方的人已经坐不住了,已经有人站起了身,打算就这么走了,他们公司又不是求着他们合作,干嘛来受这份气!

  折戟一扬手,马上有人走到站起身来的那个人的面前,微笑着,把他重新按回椅子上,另一个人则是走到了门前,把玻璃门的锁落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你们唔!”那人惊慌地大叫,没说两句就让人在身后捂住了嘴。

  其他人在想说话的时候,折戟已经笑眯眯地把手竖放在嘴唇前,眼睛危险的眯起,警告的意味浓重。

  “说说看,或许我会答应。”折戟仰着身子躺进老板椅里,伸展一下肩膀,跟这些人谈合同可真累啊,还不如胁迫他们来得痛快,反正他又不是什么好人,这有什么的。

  “嗯……”我咬了咬嘴唇,犹豫了犹豫,最终还是说出了口。

  “我想去一趟设计大赏。”

  “设计大赏?那不是结束了吗?”

  我就知道,骗他果然没有那么容易。

  “是结束了,但是我就是想等他结束啊,结束之后,会有很多设计师和公司签约,我或许可以在哪里找上几个接班人之类的。”

  我刚刚查到,近一个月内,我要暗杀的那位安先生正好也是要去设计大赏,大概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态吧,或许,我可以借这个理由,到哪里去。

  就是不知道折戟会不会同意了。

  “行,去吧,把六子和九歌带上,注意安全知道吗?出门捂严实点,尤其是脸。”

  “啊~我不能自己去吗?他们两个跟班跟着我,好烦的!”

  “死丫头,别得寸进尺,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情况吗?按你现在的身体我都不应该答应你,就应该让你天天在家闷着好了,要不是看你闷的是在够呛你以为我会大发慈悲的让你……”

  “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吗?就这样,拜拜~”

  “嘟嘟嘟嘟……”

  折戟听着手机里的一阵盲音,脸上挂起无奈的笑,他就知道这招管用,这丫头最烦别人年糕,他要一开始啰嗦他就开始不耐烦,不管什么都会答应。

  哎,让这个丫头闹得,他都快成了老妈子了。

  “刚刚会开到哪儿了,哦,您觉得我们公司的让利还不够是吗?那这样,如果你不答应,那您就把命留在这吧。”折戟轻声威胁着,南宫煌配合的从身后走上来,把手里的枪放在桌子上,枪口对着那人的脑袋。

  咔哒一声脆响,吓得那人一个哆嗦。

  这哪里是一家公司啊,分明就是土匪窝嘛……

  ……

  虽然答应了折戟,但是我肯定是不能带魏九歌和六子去的,更何况我走了,魏九歌还要替我管理公司,这个公司离了我可以,却真的离不开魏九歌。

  于是第二天早上,还没等六子来接我,我就已经自己开着车去赶飞机了。

------题外话------

  完结倒计时~

  亲爱的宝宝们,等这本编织今生完结之后,我要暂时跟大家请个假,编写下一本的大纲,和存稿,以我的懒性子,可能时间不会短,但是你们要相信我,我还是会回来的!

  虽然皓哥我的文笔不是太好,但我一直在努力,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让你们看到我的成绩!希望到时候,我能有幸成为你们的朋友,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等待和阅读,每当我看到点击率直线飙升的时候我心里都是满满的喜悦,但也有点遗憾,哎,为什么飙升的不是收藏呢?

  知道吗,你们的走的一个小步骤就能成为皓哥我前进的动力!希望,下一本到来的时候,小可爱们还在,木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恩很宅 / 著

    她,阿九。从小孤儿,被他带回组织变成王牌杀手,为他出生入死。她不在乎他不喜欢她,也不...

  • 媚爱

    唐梦若影 / 著

    第一次。“公子别怕,我只劫财,不劫色。”她明眸流转,话语轻柔。“你不防劫一个看看。”...

  • 先上后爱,首长你好坏

    心静如水 / 著

    这是一个二妞闪了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大人物(有多大?看过试过才知道),先婚后爱越来越爱...

  • 纨绔世子妃

    西子情 / 著

    她是天圣皇朝云王府唯一的嫡女云浅月,亦是人人口中的纨绔少女,嚣张跋扈,恶名昭彰,赏诗...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
'); } //百度统计 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statdiv').append(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a574454240bf693f1d8415a3915f25ff'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cnzz统计 var cnzz_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statdiv').append(unescape("%3Cspan id='cnzz_stat_icon_1253411493'%3E%3C/span%3E%3Cscript src='" + cnzz_protocol + "w.cnzz.com/c.php%3Fid%3D1253411493%26l%3D3'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