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极品毒妃:腹黑王爷宠上瘾

第52章 厅前责问

书名:极品毒妃:腹黑王爷宠上瘾|作者:云深枕酒眠|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7-12-07 18:01:13|字数:2347字

  “你说什么?库房出事了?!”

  柳如月正靠在榻上被如意伺候着喝药,一听见王妈妈从外面带来的消息,身子猛地就立了起来,险些将如意手中的药洒了一地。

  这些天,柳如月一直睡不安稳,感觉自己的小腹一直凉凉的,腰也十分酸痛,因此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根本无暇注意府中的事情。更何况,王妈妈一心护主,想让柳如月先把这一胎养安稳了,所以一些小事也就没有一一汇报给柳如月听。

  正因如此,柳如月对于银笙要重开库房一事毫不知情。直到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王妈妈才不得不将实情告诉了她。

  柳如月听完王妈妈的话,脑袋嗡地一声,仿佛炸开了,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身体一软,直接跌在了榻上。

  幸好如今已是入冬,榻上早就垫上了厚厚的一层毯子,十分柔软。柳如月这一跌,倒也没什么大事。

  饶是如此,依旧把王妈妈和如意给吓坏了,二人七手八脚,这才把柳如月扶到了床上。

  “如意,你看着夫人,我去把府医给找来。”王妈妈把柳如月安顿好了,立马忙不迭的准备去叫大夫来。

  正在这时,一道微弱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妈妈,先别忙着去找大夫了。快,快扶我起来,我要去一趟松鹤居。”原来是柳如月醒了过来。

  柳如月初时不过是乍然听到出事的消息太过于震惊,因此才短暂的昏厥了过去,如今正幽幽转醒,就模模糊糊听到了王妈妈要去请府医的话,情急之下,她立马就出声将王妈妈给拦下了。

  柳如月虽恼恨自己知道消息太晚,心里却也明白王妈妈是担心自己的身体才会如此。眼下,自己已然失了先机,若是这时候再不有所举动,岂不就是束手待毙吗?一想到这些,柳如月的内心更加焦急了起来,挣扎着就要起身穿衣去松鹤居。

  如意连忙将她扶了起来,靠在床边,转身去取衣服。而王妈妈看见柳如月一脸的苍白之相尤自不忍,便忍不住劝道:“夫人,您这会儿身体那么虚,实在不宜下床走动啊。不如等奴婢去把府医叫来,等大夫整治一番,再去松鹤居吧。”

  “等到那时,一切就都已经迟了!咳咳……”柳如月猛地打断了王妈妈的话,因为说得急,引得一阵猛咳。

  “妈妈,此刻荣银笙那贱人已经带着库房的掌事去了松鹤居。从她怂恿老夫人同意重开库房开始,就已经算准了会有现在这样的结果!这一切,根本就是那贱人计划好了的,为的就是要把我拉下水!我若这时候再不过去,由着她们把我定了罪,到时再传我去松鹤居,我就真的一点先机都没有了。”

  柳如月边穿衣服边往妆台走去。现在自己的这幅样子,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脸色肯定难看,既是去迎敌的,柳如月又怎么可能让敌人看出了自己的憔悴?

  如意花了好大一番功夫,这才将柳如月憔悴的脸色用脂粉掩盖了起来,但她眼底的倦容却是如何都遮盖不住的。

  王妈妈小心翼翼地扶着柳如月走出房门。

  才一抬帘子,便有一阵冷风迎面朝柳如月刮了过来,引得柳如月立马打了个冷颤。柳如月只觉得小腹一抽,脸色立马变了。

  王妈妈察觉出柳如月的不适,连忙问道:“夫人,你没事吧?”

  柳如月一想到松鹤居里此刻说不定正在罗列失掉的东西,一咬牙,强撑道:“我没事,只是乍然间从热的屋子里出来,觉得有点不适应罢了。我们赶紧走吧。”

  这头,柳如月正急匆匆的往松鹤居赶。另一头,银笙却已然在松鹤居里汇报情况了。

  荣老夫人坐在上首,看着白纸上列的一件件物什,手直哆嗦,是又心疼又生气。心疼的是自己府里损失了那么大一笔财物,生气的是柳如月敢明目张胆地私吞荣府那么多东西。

  那库房的掌事婆子看见老夫人气得脸都白了,吓得跪在地上直磕头:“老夫人、大小姐明鉴啊,奴婢是今儿年初才接手的库房,这些东西为什么会不见了,奴婢也不知道啊。”

  银笙见那婆子被吓得可怜,便出言道:“祖母,府中库房已有许久不曾清点了,若不是这次大规模的换摆件,平时确实也不好发现。依我看,库房的掌事妈妈应该也是不知情的。”

  “呵,她自然是不知道的,更没有这个胆子!单看这张单子上少了的东西,便已价值不菲,又岂是一个小小的掌事奴婢敢做出来的?!”老夫人怒极反笑,话中所指之人早已不言而喻。

  正在这时,沈妈妈走了过来,附在老夫人耳边低语了几句。

  “她倒还敢过来!”

  老夫人将手中白纸一叠,拍在桌上道:“来了也好,就将她传进来吧。我倒要看看,她该如何解释?”

  银笙此时也不搭话,十分乖巧地坐在一旁,静静地等着柳如月进来。该做的她都已经做了,这时候说得多了反倒不好。

  “老夫人恕罪,如月这几天身体不适,一直卧床静养,刚刚才知道府中库房出事了。不知如今事情可解决了?”柳如月得到传唤,急匆匆就走了进来,一面朝老夫人福了福,一面便已开口询问起了库房的事。

  只是,柳如月问完话后,并没有人回答她。松鹤居内静悄悄的,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

  柳如月见此情景,心揪得更紧了。

  “老夫人……”

  柳如月还待说些什么,却在这时,一张纸猛地朝柳如月的面上扑了过来,直接就把她想要说下去的话给打断了。

  “好好看看,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坐在上首的老夫人直接将之前放在茶几上的那张单子朝柳如月的面上甩了过去。

  柳如月自嫁进荣府以来还从没像今天这般受到老夫人的羞辱,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蹿了上来,但一想到库房的事,心又凉了半截,只得强压住怒气,将那张单子从地上捡了起来。

  白玉转心莲子瓶、金座红珊瑚宝石盆景、黄蒂青花花卉盘、青玉吉祥如意盖炉……

  柳如月顺着单子一溜看下去,却是越看越心惊。这些都是自己这几年来,时不时偷偷拿走的,如今,一件件全被罗列了出来。

  这几年,仗着府中好东西越来越多,自己又掌着府中的中馈,柳如月的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开始打起了库房里那些珍宝的主意。

  柳如月自认为库房常年不开启,东西又多,少了一两件物什,根本就发现不了,所以时不时就偷偷取走一件。或拿出去变卖,留了银子给自己打点,或送进了柳府,贴补自己娘家。

  时间一长,竟不知不觉的少了这么多物件!

  这下,自己该如何解释这些东西的去向?!

  由于柳如月根本没想到这件事会被发现,所以事前完全没有准备。今日这番局面,柳如月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侯门毒妃

    真爱未凉 / 著

    夫妻五年,她为他付出所有,他却在她难产之时,和她的嫡姐洞房花烛!一尸两命,含恨而终,...

  • 豪门盛宠之绝色医女

    越水樱 / 著

    十三岁时,她被彻底逐出家族,永世不得入族谱豪门大小姐的身份不复,未婚夫被夺本在小城安...

  •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荨秣泱泱 / 著

    “妖孽,离爷远点!”某女一脸嫌弃。某男愤然撕衣,露出胸膛紫红印子,垂眸欲泣道:“小歌...

  • 盛爱之至尊狂后

    猫猫寶貝 / 著

    天才强者雪舞被陷害追杀,为报仇血洗凌宇大陆并与敌人同归于尽,不想,却重生为流云大陆十...

'); } //百度统计 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statdiv').append(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a574454240bf693f1d8415a3915f25ff'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cnzz统计 var cnzz_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statdiv').append(unescape("%3Cspan id='cnzz_stat_icon_1253411493'%3E%3C/span%3E%3Cscript src='" + cnzz_protocol + "w.cnzz.com/c.php%3Fid%3D1253411493%26l%3D3'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