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仙侠>泪锦

第三十六章,封心之术!

书名:泪锦|作者:龙飞语|本书类别:仙侠|更新时间:2017-10-12 22:34:20|字数:1397字

  墨无锦捂着心口一步一虚浮一步一踉跄,孤寂的单薄的背影在风中颤颤巍巍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微风拂面,却像温柔又尖锐的刀子刮过我的脸由痒及痛由痛及僵最后由僵变得麻木。

  我愣在原处,愣了一秒两秒,忽然不顾及衣裙的血迹斑斑向他奔去,五步四步三步……

  “噗……”

  他猛然喷出一口血,身体缓缓倒下倒在离我一步的地方。

  “墨无锦——”我跑到他身边拼命抱紧他拼命唤着他。

  ……

  栩栩无碍。

  栩栩不仅无碍还不知何缘由竟长成了大姑娘,我本该替她欢喜的心却跌入深渊再也欢喜不起来。

  墨无锦伤的很重。

  很重。

  肩身手臂的道道剑伤深可见骨,血浸湿衣服床单,一盆盆清水频频端进一盆盆血水迅速端出,瞧着他白的骇人的面色所有人的心跟着提到嗓子眼。

  他的老师元普真君来时看到这一幕眉头深深皱起不由分说将屋子里的众人统统撵了出去,而我求他跪地求他他才勉强让我留下。

  元普真君说,墨无锦不但受了重伤更是中了仇之烈的绝情咒。

  绝情咒,心尖上的人一旦出现眼前那中咒之人便如百针穿心。

  他告诉我当下并没有为墨无锦解开绝情咒的法子只得出此下策——封心。

  封心封心,亦是封住情情爱爱。

  如此一来,封了情爱自无心上之人无心上之人绝情咒自是解脱。

  这样也好。

  他手掌覆上墨无锦的心口,绵厚清凉的气流自手掌源源不断渗入他的心口,好会儿元普真君的额头隐隐冒出细密汗珠方才收手。

  他负手盯着墨无锦苍白的脸庞又是凝重又是感慨,“小子,活了二十七万多年了竟这般眼拙。你明知道她一生命运多舛又何必走进她生命小子斩断这情缘你才能真正解脱。”

  我沉默不语,此时此刻,多一字是错多一句是过。

  而墨无锦,护我宠我的墨无锦,若能在此刻说一字便抵了我的错说一句便抵了我的过。

  然而,终究不能。

  我垂目上前为他掖好被角,轻轻轻轻地,生怕触及他的伤口。

  元普真君瞥我一眼,示意我随他退出房间。门口守着的众人也被他一句话打发。

  我跟他驻步于一处幽静之地,他目光将我轻轻一掠手一挥,顿时呈现一面水镜,水镜平静不因风起皱立在我伸手可触的上方。

  他不动声色问我,水镜里可有墨无锦的影子。

  我说,没有。

  他没有丝毫意外,平平淡淡望着我,道:“你可知这水镜里为何没有墨无锦的影子?”

  我摇头。

  他接着道:“因为你不爱他你没有对他动情自然不会看见他的影子。”

  我一愣。

  “丫头,这是倾心水镜,可浮现所爱之人的影子。”

  心爱之?人影子?竟没有么?

  我鼻头微酸,心底泛起丝丝的苦涩。

  原来,世间竟有情思深浅,一种放在心尖一种挂在嘴边。

  可是墨无锦,我多想拥有这至深的情思将你放在心上,永生不忘。

  倾心水镜消散,散的无影无踪。

  “在没找到解开绝情咒方法之前我会每隔三个月将他的心封一次,如今他封了心一旦醒来你就是他眼中的普通人他必不再宠你爱你,丫头听我一句,你还是离开的好。越快越好!”

  我犹豫了许久,许久终是点头。

  “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问吧!”

  “古珀是什么?”我想知道仇之烈为何为了它用我挟持墨无锦。

  “古珀是神物可以消除魔障,而仇之烈练功入了魔障有走火入魔之险。”

  原来如此。

  他拍拍我的脑袋,转身离开。

  这一夜,我趴在栩栩的怀里哭了很久,哭过后,第二天醒来的我依旧是往日的那个雪天荨。

  我跑进墨无锦的房间,坐在床边静静看着他沉睡的容颜发呆。

  栩栩收拾好了行李前来催我。

  众人得知我要走的消息纷纷劝我留下,说要是真君醒来晓得你走了他该去哪儿找你?

  我酸涩一笑,他不会了。

  是以,我拜别了众人栩栩拜别了他师傅后就离开了。

  我带着栩栩回到最初生活的地方并居住下来。

  日月更迭,花谢花开,不知不觉已过了一年零六个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盛宠之毒后归来

    贰四 / 著

    濒死之际,继妹得意洋洋道:“才满京华又如何?而今便为皇后,还是匍匐在我脚下?——匹夫...

  • 星际变态征程

    卿卿若渊 / 著

    千年一梦,一朝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星际时代元帅家的软妹纸小公举!真御姐楼宸表示自己灰常伐!开!心!当...

  • 嫡女重生:农田贵妻

    浅尾鱼 / 著

    前世她是家徒四壁的农家之女,身为长姐,为养活弟弟妹妹操劳了一生,落得浑身疾病,本想一...

  • 绝对调教之军门溺爱

    依然简单 / 著

    【男女双向军人宠文!双强双洁1V1,酸爽无虐,欢迎跳坑!】制毒玩毒研究毒,这是她的兴...

'); } //百度统计 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statdiv').append(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a574454240bf693f1d8415a3915f25ff'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cnzz统计 var cnzz_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statdiv').append(unescape("%3Cspan id='cnzz_stat_icon_1253411493'%3E%3C/span%3E%3Cscript src='" + cnzz_protocol + "w.cnzz.com/c.php%3Fid%3D1253411493%26l%3D3'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