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娇宠记之嫡女医妃

第011章 自是舍得

书名:娇宠记之嫡女医妃|作者:舒陌雪|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7-09-14 00:09:00|字数:2140字

  千枢殿。

  沈明裳坐在窗边,陪九皇子玩儿,听完槿画回话,挑眉询问:“景箫现在何处?”

  “景箫身上见血,奴婢将她安置在下院。”槿画回答。

  下院是宫女太监住的地方,一般离主子住的地方不远,单独开一小门。多数时候,宫女太监只能从小门出入,避免冲撞主子。

  宫里规矩如何,沈明裳心里门儿清,想了想吩咐槿画,“景箫受伤,不能随侍本妃,槿姑姑安排人将她送回王府,府里没宫中规矩多,请大夫好生医治。”

  宫中太医,一般而言,是不给宫婢太监出诊的。

  “娘娘宽厚,奴婢这就去安排,奴婢告退。”槿画应声退下。

  沈明裳忽然想到什么,叫住槿画,“等等。”

  槿画停住步子,“娘娘还有何吩咐?”

  沈明裳偏头看元诚,眨眨眼,俏皮开口,“妾身想向王爷讨个东西。”

  “王妃想要何物?”元诚抬头看她,眼里闪烁着精光,似对沈明裳接下来要说的话、要做的事很感兴趣。九皇子同样抬头看沈明裳,露着小虎牙说道:“三嫂想要什么东西,小九有的话,可以给三嫂。”

  九皇子说这话时很认真,沈明裳心下感动,忍不住抬手捏他小脸,“小九真好,不过三嫂要的东西,只有你三哥能给。”

  “哼——”九皇子不高兴地哼了一声,不理会沈明裳作怪的手,继续摆弄手中的九连环。和三嫂玩了一会,九皇子已经被捏了几次,现在又被捏,九殿下表示:习惯了。

  沈明裳收回手,起身走到博古架旁,从上面取下一个花瓶,对元诚道:“白瓷梅瓶,王爷舍得不?”

  “王妃想要,自是舍得,只是不知王妃要它何用?”元诚若有所思打量自家王妃。

  沈明裳勾唇浅笑,“送人。”

  送人。

  送何人?

  “红梅配白瓷,宁王妃有些意思。”徐昭仪倚着美人靠,目光落在沈明裳让槿画送来的“礼物”上,笑着对身边人,“这时节,梅花可不多见,尤其是开得这般娇艳的红梅。再说这白瓷梅瓶,虽不是什么珍贵器物,但同样不多见。”

  “娘娘,宁王妃差人送来东西,是何用意?”

  “还能有何用意。”徐昭仪轻笑一声,站起来,由人搀着走到桌旁,从白瓷梅瓶中取出一枝红梅,“红梅、白瓷梅瓶,不过向本妃表个态度罢了。时候也不早了,走去千福宫见见这位有趣的宁王妃。”徐昭仪说着,将手中梅花扔到桌上,迈步朝殿外走去。

  先前,徐昭仪杖打景箫的地方,就有几树红梅,沈明裳送来红梅,是在隐晦的告诉徐昭仪,她不会追究景箫被打一事。而白瓷梅瓶,沈明裳不可能带着一个花瓶入宫,这白瓷梅瓶只能是千枢殿的东西。她能将千枢殿里的梅瓶送人,可见是得了宁王准许的,从侧面告诉徐昭仪,她不是好欺负的。

  有宁王殿下相护,今儿的事,若沈明裳闹起来,少不得生些风波。明明有能力找她麻烦,却又选择不生事,这般行为落在徐昭仪眼里,可不就是有趣。

  好久没遇上有趣的人了,徐昭仪迫不及待想见到沈明裳。

  说来也是巧,还没到千福宫,徐昭仪就见宁王殿下和宁王妃朝她这边走来,于是停下来等上一等。

  沈明裳见徐昭仪停在那儿,偏头对元诚说道:“王爷先过去,妾身上前瞧瞧。”

  元诚点头,迈步拐向另一边,走出几步后,回头嘱咐沈明裳,“王妃不必顾虑什么,比起被人欺负,本王更乐意看到王妃欺负人。”元诚此话,算是承诺,言外之意就是不管沈明裳惹出什么麻烦,他都能善后。

  “妾身谢王爷厚爱。”沈明裳笑着道谢。

  隔得有点远,徐昭仪听不见两人说了什么,但看他们的举动,竟莫名看出几分温馨,忍不住心生羡慕。

  沈明裳独自朝徐昭仪走来,还没近前,就听徐昭仪道:“宁王妃,好巧啊!”

  “确实巧。”沈明裳回道。

  “一边走一边聊如何,省得误了时辰。”徐昭仪说着,径自往前走去。

  沈明裳跟上,“不知昭仪想聊些什么?”

  宫婢远远跟在两人身后,没敢近前。

  徐昭仪虽是皇帝女人,但没比沈明裳大上几岁,两人走在一起,各有风情。

  “王妃让人送来寒梅、瓷瓶,本妃甚是喜欢。”徐昭仪说道。

  沈明裳顺着话儿开口,“昭仪喜欢就好。”

  闻言,徐昭仪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再看向沈明裳时,多了几分探究。

  “王妃倒是与传言相去甚远。”这样的宁王妃,要说无才,徐昭仪可不信。

  “传言之所以是传言,不外乎真真假假让人分辨不清。既是传言,便不足为信,昭仪以为呢?”沈明裳反问。

  徐昭仪忽然停下步子,沈明裳不明所以,跟着停下,接着就听徐昭仪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若早知宁王妃是这般聪明人,本妃今儿就不去繁花园了。”

  听到这话,沈明裳忽然笑了,“若早知昭仪会去繁花园,我也就不去了。”

  “和王妃说话,真累,一句话拐几个弯的。今儿本妃被人当枪使,落了王妃面子,现在就卖王妃个好,一笔勾销如何?”徐昭仪不想再试探沈明裳,直接说出此行目的。

  沈明裳眨眨眼,问:“不知昭仪想如何一笔勾销?”

  “这天儿,繁花园又没什么好瞧的,王妃可知本妃为何会出现在繁花园?”徐昭仪问。

  沈明裳想了想,说道:“除了她,也没什么人会在这时候找我麻烦,多谢昭仪坦言相告。”

  “宁王妃真是聪明的让本妃害怕,今儿的事,就算本妃不说,王妃只怕心里也是明白的。”徐昭仪压低声音说道,“前面就是千福宫,宁王殿下还要一会才能过来,本妃先行一步。”

  徐昭仪带着人离开,沈明裳揉了揉眉心,心里暗道:这宫里果真没糊涂人。

  宫里盛传徐昭仪骄横、做事不动脑子,沈明裳只想说,若徐昭仪真没脑子,也活不到现在。只因着她向元诚讨了一个白瓷梅瓶送去,徐昭仪就能找她示好,可不就是聪明。这宫里,多个朋友就少个敌人,而徐昭仪和皇后的关系,注定不能和沈明惜成为朋友。

  沈明惜还真是一刻不消停,似乎不给她找点事儿,就浑身不舒服。

  她该怎么回报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之种田养家太不易

    倾情一诺 / 著

    天煞孤星异世改命,偏巧成了落难他乡的贫贱女爹残母弱弟妹幼,一家重担落在她这长女肩头布...

  • 妃宠不可:妖孽请滚开

    梦璇玑 / 著

    本以为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殊不知,这只是一场追情逐爱的撩心之计。初次见面,她睡了他...

  • 名门之一品贵女

    西迟湄 / 著

    一朝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成了望族叶家千金叶容华。却父亡母改嫁,沦为失怙孤女,上无兄弟帮扶,下只有狠毒...

  • 妃你不可之璃王妃

    枯藤新枝 / 著

    天慕国天历一百一十六年四月初六,皇上一纸诏书,言丞相府嫡女冷言雪已过及荓之年,才德兼...

'); } //百度统计 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statdiv').append(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a574454240bf693f1d8415a3915f25ff'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cnzz统计 var cnzz_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statdiv').append(unescape("%3Cspan id='cnzz_stat_icon_1253411493'%3E%3C/span%3E%3Cscript src='" + cnzz_protocol + "w.cnzz.com/c.php%3Fid%3D1253411493%26l%3D3'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