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架空 > 《流亡公主要篡位》 > 第九十三章 命中注定?

第九十三章 命中注定?

本书类别:架空作者:面瘫小丑书名:流亡公主要篡位 更新时间:2017-08-14 00:30:45本章字数:1875

  坚硬的地板硌得北宫瑛到处疼,以至于不停地调整睡姿,根本无法入眠。

  “算了,朕要去别处睡!”北宫瑛气呼呼地坐起身。

  “咦,皇上你要走啊?”梓柔在心中窃笑假装若无其事地道。

  “难不成还真让朕在地板上睡一夜,传出去成何体统?”北宫瑛理了理衣襟。

  “皇上在我房里呆了还不到半个时辰,这未免也太快了吧。”

  “怎么,夫人舍不得我走啦?”北宫瑛未领会到梓柔的话,以为梓柔是不想他走,所以颇有些得意地说。

  “今晚人人都知道皇上入了我的闺房,刚刚还闹出了动静,结果现在皇上半个时辰未到,皇上便去了另一位夫人那里,皇上洞房岂不是太快了?”梓柔矫揉造作地笑着,眨了眨眼暗示北宫瑛。

  “你…咳咳,夫人还真是语出惊人,让朕要对你刮目相看了。”北宫瑛忽然明白了梓柔话中暗指的意思,一下子变得有些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故作淡定地道,实际现在他耳朵都红了,言语如此大胆的女子还真是头一次见,让北宫瑛有些出乎意料。

  “皇上还是走吧,免得让皇上在我这儿贵体受屈。”梓柔虽口中这么说,但是又怕北宫瑛真的走了,但时候不知情的外人不知道要怎样说道。

  “哼,朕自然是要走的,若是有人真在背后议论朕,想必他们也是知道这其中的后果的。”北宫瑛冷笑一声,提脚出了门去。

  “皇上,您怎么就出来了,这是要上哪里去?”宣礼见北宫瑛这么快就出来,有些不解地问。

  “帝王恩宠不能一人独得,朕去看看良月夫人,前面带路,另外,今晚的事不要传出去,否则你想好怎么来见朕。”北宫瑛说着看了一眼门口低着头战战兢兢地的玉容,交代宣礼。

  “是,皇上奴才明白。”宣礼小跑跟上北宫瑛,心中想着皇上今儿是怎么了,才进去不到半个时辰,方才房间里明明很激烈,莫不是皇上这些年没有碰过女人有什么隐疾,但皇上平时都很健康啊,太医也会隔一段时间给皇上做检查。

  北宫瑛来到绮云的房间门口,却见着刚才在远处看还亮着的灯忽然灭了。

  “皇上驾到,还不进去通传!”宣礼行至门口对在外的宫女道,随后回头看了一眼脸色颇有不悦的北宫瑛。

  “是。”小宫女急急跑进去,随后很快便出来说:“回皇上的话,今日夫人说已经歇下,请皇上去别处歇息。”

  “岂有此理!”宣礼有些严肃滴训斥道。

  “公公息怒,公公息怒。”小宫女吓得立马伏地求饶。

  “宣礼,吓一个小姑娘作甚么?”北宫瑛在不远听见两人的对话,走过来笑着将宫女扶了起来。

  “皇上。”宣礼无可奈何地咕哝了一声,皇上对女子还真是亲切,哪天也能对自己这样柔声细语那就真是谢天谢地了。

  “无妨,来,开门带朕进去,;良月夫人既然不肯出来相迎,那朕进去便是。”北宫瑛轻轻拍了拍小宫女的肩膀,俯下头在她耳边说。

  “是,皇上。”宫女涨红了脸蛋,有些羞怯地掌灯开门进去,把房间里的灯点了起来。

  “皇上深夜驾临,恕臣妾没有迎接。”北宫瑛进入房间,接着光亮看见绮云和衣坐在床上,表情冷淡。

  “朕只是想来看看良月夫人习不习惯,毕竟初入皇宫,良月夫人从小又是出身在官宦之家,怕皇宫的宫人有何怠慢之处让你不舒服。”北宫瑛对绮云的反应不以为然,摆摆手示意其余的人出去。

  “多谢皇上关心,臣妾也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女子,没有什么不习惯。”

  “那就好。”北宫瑛搓着手在房间里转来转去。

  “皇上要是没什么别的事,就请皇上还是回立雪夫人那里,臣妾有些疲累,要睡下了。”绮云下了床朝北宫瑛微微福了福身。

  “这么早就要睡下了?朕今晚要宿在你这里。”

  “皇上不是去了立雪夫人那里吗?难不成是被赶出来了?”绮云毫不留情地戳到北宫瑛的心事。

  “哪里,只是我们之前在芳甸镇上偶然相识,没想到机缘巧合你成了朕的夫人。”北宫瑛心头一颤,这位女子还真是不会给人留面子,立马岔开了话题。

  “虽说相遇时机缘巧合,但成为皇上的夫人是不是机缘巧合也不一定吧。”绮云心中甚为不满,若不是当初遇见了北宫瑛,或许自己就不必进宫。

  本来从一开始绮云就没打算要入宫,而且皇上也说过选妃不强人所难,但是只是因为他单单在朝堂上提及了自己名字,便身不由己,在父亲的逼迫下不得不入宫,或许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当初的相遇,皇上对她有些兴趣,便随口提及了她的名字,但作为朝臣的父亲可不会这么想。

  “那或许命中注定了。”北宫瑛自然是不明白绮云话中的意思,随口说道,虽然他不明白绮云似乎不太情愿而且有心上人还入宫,但他此时并没有意识到是因为自己一时的口直心快。

  “命中注定?”绮云略有愤慨站在桌边看着桌上的烛光,心中都是埋怨,“亏皇上还说得出这几个字?”绮云正欲发泄心中的不快,转头却见北宫瑛已经躺上床呼呼地睡着了。

  绮云坐在床边,看着北宫瑛安然的睡脸,强忍着怒意,绞着手中的手帕。

  明明毁了一个女子的幸福,却还能这样轻描淡写地说出这样的话,一副纯真深情的模样,真是让人越看越让人生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