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 > 《九福晋的安逸人生》 > 第二十一章 后续

第二十一章 后续

本书类别: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作者:素衣浅浅书名:九福晋的安逸人生 更新时间:2017-08-13 21:29:00本章字数:2491

  第二十一章后续

  翊坤宫里,得到消息的宜妃悔得肠子都青了,一个小小的贵人哪有她的嫡孙重要?退一万步说,那个贵人也翻不出大浪来。但若萱若没去御花园,这个孩子就不会掉了。

  待那报信的说,不仅她的嫡孙没保住,连若萱都受了损伤,一两年内无法成孕后,宜妃终于忍不住砸了一套景泰蓝的大花瓶,气苦不已。

  “娘娘息怒,可别气坏了身子,回头九阿哥又该心疼了。”文嬷嬷是宜妃的奶嬷嬷,在她身边最得脸的,见她气得眼睛都红了,连忙劝道。

  宜妃恨声道:“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东西!她可真对得起本宫的回护之情!”自知事情是八福晋做下的,宜妃就心头窝火。

  她这辈子,虽说不算个好人,对八福晋却仁至义尽,就算不能跟胤禟比,但也比胤祺好多了。没想到,打她脸的就是她平日里百般维护的八福晋,她怎么能不心伤?

  “以后但凡八福晋再来求见,直接给本宫轰出去!还有那些东西,都给本宫砸了!”虽说马后炮不管用,但该表的态她还是要表的。

  文嬷嬷应了声是,看着盛怒的主子,想了想,还是婉转地劝道:“娘娘别急,横竖九福晋还小呢,调养个一两年,娘娘您还是会有嫡孙的。”

  “本宫何尝不知道这个理儿?但这个孩子,可惜了呀。而且萱儿那性子,本宫也有些担心。”宜妃有些着急,相处了这么些日子,她很知道若萱的性子,就怕她难过伤身。

  想了想,她才道:“这样,文嬷嬷,你去跟王嬷嬷说,就说本宫恩赐,明年九阿哥开牙建府,要接了她去奉养。”王嬷嬷是宜妃身边最懂医药的嬷嬷,极会调养女人的身子。

  文嬷嬷也知道宜妃的意思,赞道:“娘娘考虑得周全,福晋身边怕还少这么个人呢。”忙下去通知王嬷嬷不提。

  乾清宫里,康熙听说八福晋善妒、恨九福晋夺了她的风头才如此行事,也恼得摔了杯子,对八福晋的观感更差了,同时,对八阿哥这个儿子也心寒了。

  出事至今,八阿哥居然没去跟九阿哥说一句话,连赔个不是都不肯。再想想往日里胤禟是怎么掏心掏肺地对他八哥的,一对比,没人看得下去。康熙也不由对他多了两分怜惜,赏赐如流水一般进了南三所。

  而宁寿宫里,太后也不由叹息一回,觉着是因为她,九福晋才会被八福晋所妒,失了孩子。如此,她对若萱就更愧疚了,怀着补偿的心理,也赏了好些东西。

  最惨的是南三所。

  胤禟自从知道了胤禩的行为后,就再不肯说话了,只一心一意照顾昏迷的若萱,如今已一日一夜水米未进了。

  好在老天总算眷顾了她们,第二天晚上,若萱总算醒来了。

  若萱感觉眼皮似有千斤重,她试着睁开朦胧的双眼,使劲眨了眨,终于清醒了过来。就看见蓬头垢面、衣裳不整、好像很久都没有打理过自己的胤禟,却在看见她睁眼的那一刻迸发出巨大的惊喜。

  她莫名,轻声问道:“你……怎……怎么……了……”她口干舌燥、声音嘶哑,再没有了往日的甜美,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让她迷惑不已。

  胤禟却没有给她解惑,而是小心翼翼扶起她,红叶拿来一个撒金缎面绣百碟穿花纹的大引枕给她靠着,红袖端来清水,胤禟接过,亲手喂给她。

  若萱也确实渴了,就着胤禟的手喝了整整两杯才罢,总算嗓子不冒烟了,才笑着打趣:“这一个个都是怎么啦?我又不是瓷娃娃,用不着这样。”

  却见红汐端着托盘进来,轻声道:“福晋饿了这么久,还是吃些清淡的好,燕窝粥还温着,福晋快用些吧。”

  若萱也觉得饿了,便没推辞,倒是胤禟,一声不吭地接过青花瓷碗,亲手一勺一勺地喂给她。若萱见屋里都是人,有些害羞,笑道:“我自己来吧。”胤禟固是不从,无奈,若萱只得依了他。

  吃过了燕窝,若萱推推胤禟:“快去洗洗吧,看你,都成什么样儿了。”她打趣地笑了笑,实在不想说这个蓬头垢面的往日最爱美的九阿哥。

  胤禟原不想去,怕若萱担心,到底去了,临走还嘱咐道:“你身子虚,好生躺着就是。若有什么想吃的想玩儿的,只管告诉丫头们。”

  若萱笑着应是,他才慢吞吞地往耳房去了。

  一见不着胤禟的面了,若萱的脸色登时便撂下来了,冷冷地看了一圈,道:“我到底怎么了?还不快从实招来!还想瞒着我不成?”

  底下的丫鬟嬷嬷们跪了一地,却没一个敢说实话的。

  等了很久,也不见一个张口的。若萱恼了,指了徐嬷嬷出来:“嬷嬷,你说,到底怎么回事?”见徐嬷嬷也不肯张口,她怒道:“怎么,连嬷嬷都跟我生分了?”

  “福晋息怒,气怒伤神哪,福晋……”徐嬷嬷还待再劝,就见胤禟飞快地出来,挥退了她们,对若萱道:“我知道这事儿瞒不住,我也不瞒你。只是,你得答应我,不管如何生气伤心,都不许伤了自个儿的身子,知道吗?”

  若萱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她还是忍住了,咬牙点头道:“好,我答应你就是,你说,快告诉我,我怎么了?”

  胤禟走过来抱住她,慢慢将今儿的事情告诉了她。

  若萱一听就愣住了,“什么?你是说,孩子?我的孩子,”一双手不受控制地覆上平坦的小腹,这里,曾有过一个孩子,一个连她都不知道的孩子,“就这样去了?”说着,她的眼泪忍不住簌簌地落下来。

  胤禟心里也不好受,但还是哄着她道:“没事儿的,我们总还会有孩子的,啊?”说着,便将她抱得更紧了,与她面贴着面,沉默下来。

  若萱的眼泪却没就此止住,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还一行说着:“是我不好,是我这个做额娘的没用,才这样轻易断了跟她的情分!”

  “傻瓜,这怎么能怪你呢?你也不想的啊。”胤禟轻声哄劝她,拿帕子给她拭泪。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露出森森的白牙,八嫂,你给爷等着!

  “不是的,我有机会知道的。今早红汐还说要给我请太医,是我拦了。没想到,却将我的孩子送走了。”若萱闭了闭眼,泣道。她是真伤心了,好好的孩子,说没就没了,她哪里受得住这个?

  胤禟倒还不知有这茬,看若萱哭得伤心,不好在这个时候添乱。只好按捺下心思哄她,打算什么时候问一下几个丫鬟。

  知道若萱如此小心谨慎都是因为八福晋百般刁难后,胤禟的怒火,涨到了最高点,再也降不下去。此乃后话,暂且不表。

  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若萱。她在胤禟的百般劝慰下总算是哭累了,睡下了。但胤禟还没来得及走呢,就被噩梦缠身的若萱抓住了袖子。

  “萱儿,怎么了?做噩梦了吗?”胤禟轻轻拍了拍若萱的胸口,安抚她。

  “我,我梦见,孩子在怪我,他过得一点儿都不好,他在怪我,怪我让他就这么走了。”若萱脸色惨白,泪痕宛然,颇有一番楚楚可怜的韵味。

  不过胤禟可没心情欣赏什么柔弱美。他都担心坏了,就怕若萱钻了牛角尖,只好继续哄她,最后陪着她睡下了。

  有个人在身边,若萱总算能安心睡着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