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师妹等等我是你的童养夫呀

第二章 师弟别这么笑,像个红颜祸水

书名:师妹等等我是你的童养夫呀|作者:辰心唯|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7-08-13 21:16:27|字数:3310字

  转眼间便到了七月,今年的武林大会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凡。

  二人在路上游山玩水,走的路很偏,没有走大道,完全不想进大城,进了大城池也从不在大城池里落脚。

  终于是在武林大会开始前一天到了杭州。

  下榻的地方是年前就被安排好的,松远认为就那人对待团子好的地步,怎么也不会让她受委屈了。

  二人下榻的地方是个私宅,里面仆人生活用具等的应有应有。松远认为这跟他想的模样相差无几。

  把怀里熟睡的团子抱进了床榻,只是方一松手,团子就醒了。

  “师兄,这是哪里呀?”团子揉着惺忪的双眼,粉嘟嘟的嘴儿翘了翘,身子往坐在床沿的松远靠了靠,打量着屋子。

  “我们到杭州了,困的话先睡吧,明日师兄再带你去逛逛。”

  团子听了哪里还能睡?连忙撒娇着让松远带她上街去了。

  团子被松远一路抱着,有神的眼睛四处乱瞧,想去哪里看看就往哪里一指,大有指点江山的气势。

  “师兄,好多人啊!这么宽的街道!还是很挤呢!

  师兄师兄!那边!那边在做什么?”团子开心极了,连声音都带着兴奋,软软的声音被提高了几分。

  远处的阁楼上,三人穿着白底蓝边的袍子,腰间佩剑,坐在窗边,另两个男人对立而站,面无表情,同样是腰间佩剑,只是白底青边的衣服比坐着的三个男人差了一等。

  三人虽然衣袍一样,却长得各有特色,最靠着窗的那位额间一点朱砂痣,白净的面庞透露着他的年轻,细长的眉下丹凤眼微微眯着,高挺的鼻梁下一口薄唇笑得十分温柔,背靠着窗边,半边身子靠着手撑在桌上,腿翘着,白玉般的手把玩着瓷白的茶杯。

  他的眼睛一直看着楼下的街道。

  “五师弟,看到什么有趣的了?”边上一位长得浓眉大眼,肤色黝黑,脸型方正的男人摸了摸腰间的佩剑,透着些疑惑。

  靠在窗边的华容一愣,他只是看到楼下一个衣着不凡的小女孩像乡下人一般打量着周围罢了。

  并不稀奇。只是多看了两眼,师兄摸剑做什么?

  “四师兄,又没看到仇人,你摸剑做甚?”华容的声音如山涧的泉水般清冷,却带上了许些魅惑人心调子。

  “能让你多看两眼的陌生人可不多,更何况,听说今天唐门的人到了,我还以为你看到唐四了呢,那可是师弟你的杀父仇人。”华正笑了笑,面上带着对师弟的关怀,又见华容眼里只有笑意没有杀气,就直接地说了。

  只有坐在华容对面的华清看着街道一直不说话,默默地两个师弟聊着,手却摸着放在桌下腰间的竹瓶。

  突然感到身边突然安静下来,华清才回过头来,见两个师弟都奇怪地看着他,华清似书生一般的面庞闪过尴尬,笑了笑。

  在街道上的两人可不知道他们被两双眼睛盯了好一会,松远依然带着他的小团子到处溜达。

  几番折腾下来,团子终于是饿了。

  “师兄师兄!团子饿了嘛,师兄带团子去吃杭州的点心好不好~”团子摇了摇松远的脖子,软绵绵地撒娇,松远小少年的清秀脸庞卸下冰冷冷地防备,柔柔地看着怀里的宝儿团子,只说了个“好”,却宠溺万分。

  团子想吃点心,却不想回宅子,看起来是要去附近的铺子吃吃看了。

  要说杭州的点心铺子,最好吃的就是“甜食馆”了。

  今天虽然武林大会前一天,但也人满为患,其他的铺子都会准备一两个房间让远来的客人居住,只有这甜食馆,只卖点心吃食,不允客人留宿。

  可以说,这个时候来这家店的,都是来吃点心的。

  团子被松远抱着到了甜食馆的门口,就被小二拦着,小二看着松远二人的衣裳,狗腿地笑着:“客人,不好意思了,里边暂时没座,客官您不如先定个座,晚些时候在过来?急着吃可以到那儿排队买点心,或者您给个地址小的差人送您府上?”

  团子依着小二的指头,看向排得整整齐齐的队伍,有些纠结,看着松远不说话。

  松远看着自家宝贝的神色,他哪能不清楚呢?这丫头是犹豫呢,让他帮她选择。

  “那你给我报一报你们店里都有什么吧。”松远还小,虽然个子高,声音还是带着童音的,小二却莫名的害怕。

  “好嘞,客官!咱店里有杭州最好吃的桂花糕!入口即化,还有……”小二一一地说了,团子听了就流口水。

  好想吃,可是……队伍好长……

  松远摸了摸团子的脑袋,看了一眼座无虚席的甜食馆,转身走向长长的队伍。

  “我想要你的位置,够不够。”松远摸出五片金叶子,淡淡地看着粗布麻衣的青年男人。

  青年男人看着金叶子两眼发直,立刻把他正数队伍里的第二个的位置让给了松远。

  松远的这个行为让后面的人很是不满,只是见他衣着不凡,看起来又极有功夫底子,怕是什么世家门派的孩子,不敢招惹。

  团子很快就买到了心心念念的桂花糕和马兰糕,开心的不能自已。

  松远面对人们唾弃的目光,只是看了看团子满足的笑颜,眸如水柔。

  “你们两个!站住!”突然的,就被一个蓝色的女孩子拦住了去路。

  松远只看了一眼,没有理会,想要绕过她离开。

  女孩见松远并未理会自己,眼中闪过不满,娇声大喝:“给本小姐抓住这两个目中无人的家伙!”

  团子趴在松远的肩膀上看那女孩。

  是挺好看的,鹅蛋脸,大眼睛,比自己好看多了呢……团子这样想着,有些闷闷不乐。

  在团子生自己的闷气的时候,松远被两三个高大的男人围住,他面色不改,运气一扫便踢到了其中一人的大腿,手中寒光一闪,三人瞬间倒地。

  那女孩怔了怔,回过神来时,发现松远已经悠悠走出好远,她蹲下查了查几人的呼吸,发现只是晕了过去,松了一口气,又站起身朝着松远大声喊:“你这个阴险的小人!得罪了我们青云门!有你好果子吃!”

  可是任凭她如何地喊,松远再也没有回头,街上的人也避而远之,女孩有些尴尬,想着不能再拖在这了,否则衙门要来了,想着便从怀里掏出一物,轻轻一扭,她手里的东西就像烟花一般冲上天空,发出悠长的“吱”声,那东西散发出了青色的烟雾。

  而另一边的团子闷闷地窝在松远怀里,没有了逛街的兴趣。

  “怎么了?团子不开心?”松远犹豫地开了口,团子跟他在一块很少露出这样的神色。

  上一次团子露出了这样的神情,是师父刚走的那会儿。

  那时是晚上,团子自己住一个房间,很晚了,房间还是亮着的,松远想着去她房里安慰安慰她,让她早点睡。

  结果松远安慰完了小团子,小团子快睡着的时候,他正想回房,就见到团子闷闷地把秀气的眉皱在一起,皱巴巴的,腮边鼓鼓的。松远那天晚上被团子看的没有办法,心里疼惜团子,于是抱着团子睡了一晚。

  所以这次又是怎么了?

  他有什么做的不好吗?刚刚不是还挺开心的吗?恩……一定是那个蓝色人,让团子不开心了。

  团子垂下了眼皮,低着头,用手捏捏自己的脸,肚子……

  “我要瘦下来!师兄!”这话说出来,松远还能不清楚吗?

  “团子只是有点肉,不胖,现在就很……”好字还没说出来,团子就挣扎着从他怀里跳了下去。

  松远怕团子摔着,忙蹲下来,结果小人儿不领情,拔腿就跑。

  “团子!”

  松远此刻很慌乱,想要追上那团粉色,却被熙熙攘攘的人流挡住,没有办法跟上矮小的她。

  不知道她会不会被人踩到……她还那么小。

  团子生了闷气,跑到一个酒楼的屋檐下轻轻地啜泣,却突然看到四周的人,又发现师兄不在她的身后了。

  团子慌了慌神,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人很多,却没有她的师兄,到处都是客栈,却没有一个地方是她的家。

  她没有再哭了,坚强地站起身子,希望这样师兄能更快地找到她。

  “小娃娃?”

  团子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人,书生模样,腰间佩剑,白底蓝边,是华云派的人。

  她很快就看到了另外几人,有些害怕地后退了一步。

  只是华清这声‘小娃娃’引得华容玩味一笑。

  “三师兄,你认识?”华容习惯性地在右手中拿着玉佩把玩,眉间一挑,神色突然生动起来。

  华清皱着眉看着眼前的团子,没理会华容,蹲下身看着团子红的像兔子般的眼眶中的眸子。

  “五岁了吗?”

  华清平静的问话,气得团子一把推开他,站的远远的,不再理会。

  华清尴尬地咳了咳,不知如何开口了,倒是边上看戏的华容把玉佩挂回腰间,走向团子,一把将她抱起。

  华容的身材看起来纤细瘦弱,连皮肤都白的像病人,力气却大的惊人。又抬手点了团子的哑穴,任由她挣扎。

  “既然师兄认识,那我们就带她回去嘛。”

  华正很想说,这样不好。但是见华清点了头,硬是没说出来。

  团子一路挣扎,却还是没有离开过华容的魔掌。

  华容见她挣扎地愈厉害,薄唇就上扬的越高,到最后竟是低低地笑出了声。

  团子在他怀里用尽全力挣扎,奈何自己力气小,哑穴又被点了,想哭又倔强地忍住了泪水。

  团子的皮肤是奶白色的,穿的粉白粉白的,软软的头发被梳成了两个角,圆圆的小脸红扑扑的,眼圈也是红的。

  “看起来全身是肉,真轻。”华容低头仔细看了看,笑容里尽是魅惑。

  倒是身边的华正不满了。

  “五师弟,你别这么笑,像女人,还是个红颜祸水。”

  “你懂什么?我这是风流倜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盛宠之毒后归来

    贰四 / 著

    濒死之际,继妹得意洋洋道:“才满京华又如何?而今便为皇后,还是匍匐在我脚下?——匹夫...

  • 星际变态征程

    卿卿若渊 / 著

    千年一梦,一朝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星际时代元帅家的软妹纸小公举!真御姐楼宸表示自己灰常伐!开!心!当...

  • 嫡女重生:农田贵妻

    浅尾鱼 / 著

    前世她是家徒四壁的农家之女,身为长姐,为养活弟弟妹妹操劳了一生,落得浑身疾病,本想一...

  • 绝对调教之军门溺爱

    依然简单 / 著

    【男女双向军人宠文!双强双洁1V1,酸爽无虐,欢迎跳坑!】制毒玩毒研究毒,这是她的兴...

'); } //百度统计 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statdiv').append(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a574454240bf693f1d8415a3915f25ff'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cnzz统计 var cnzz_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statdiv').append(unescape("%3Cspan id='cnzz_stat_icon_1253411493'%3E%3C/span%3E%3Cscript src='" + cnzz_protocol + "w.cnzz.com/c.php%3Fid%3D1253411493%26l%3D3'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