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 > 《傲妃难驯》 > 第七十二章 把酒言欢

第七十二章 把酒言欢

本书类别: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作者:凤归云书名:傲妃难驯 更新时间:2017-08-13 20:49:25本章字数:2024

  容兮怎么都没办法,把“吃醋”这种凡人才会有的情绪,和不食人间烟火的冰山太子联系在一起。

  错觉,错觉,一定是错觉!

  “你几天没吃东西?饿不饿?要不要我出去弄点吃的?”容兮一边转移话题,一边偷偷观察雍祁的表情。

  清冷淡定,一如既往。

  嗯,果然是错觉。

  冰山怎么可能吃醋呢。

  虽然容兮凭着女人的本能,知道他对自己,比对别人,是有那么一些些不同的,可也只是有一些些而已。

  “有人会送吃的过来……”雍祁淡淡说道。

  容兮不明觉厉,正想追问,就听到外面有人抚掌大笑:“太子殿下果然厉害,玉初发现这石壁之后有异时,想必殿下同时也觉察到玉初动的手脚了。”

  段玉初什么时候去而复返了?

  他话音未落,就听见石壁外面传来一声闷响,蛛网般的裂痕开始向四面蔓延开来,石块纷纷跌落到水中。

  咔嚓声中,比桌面还要大的洞出现在石壁上,正好能容人进出。

  透过大洞,隔着温泉池的袅袅水雾,段玉初一袭天水之青色的宽袍大袖,领口微敞,站在池边,对着容兮,似笑非笑,眸子波光潋滟。

  他是怎么发现自己的?

  雍祁又是怎么发现被段玉初发现的?

  这些大神级别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腹黑狡诈,一个比一个阴险毒辣。

  “温泉水冒出的热气,显然比平时,凉了那么一点点……”段玉初看出容兮的疑问,温柔又殷勤的解释道。

  容兮焕然大悟,想起雍祁运功疗伤的时候,身上以及那块大石凝结了一层冰晶,那么必然会降低山腹中的温度,进而影响那么一丢丢溪水的温度。

  段玉初在水池里洗手的时候,就是在感觉水温的变化吧,难怪他洗的那么慢,话说,这么一丢丢的温度变化都能感觉到,艾玛,简直不是人啊。

  不过,雍祁又是怎么知道,藏身之处被段玉初发现了?

  容兮猛搔头皮,还是想不出来,望望雍祁,发现太子殿下自顾自闭目盘坐,又进入到了冰山状态。

  好奇心爆棚的容兮宝宝,只能对着段玉初,笑靥如花,可怜巴巴的眨着大眼睛。

  段玉初含情脉脉:“你我相看两不厌,何不来我身边,把酒言欢?”

  卖萌显然没有什么效果,容兮决定有机会再逼问太子殿下。

  “把酒我没兴趣,至于言欢嘛,我看你跟绯绮夫人倒是相处甚欢,真正才是相看两不厌,天生一对。”

  段玉初凝视着她,嘴角噙一丝微笑,眸中深情款款,如艳丽罂粟花在夜色里盛开:“我只喜欢和你言欢……”

  容兮笑嘻嘻道:“不如,我把绯绮夫人喊来,继续刚才那一出,让我观摩观摩?”

  “你舍得?”段玉初似笑非笑,“我记得,你曾经上了我的花轿,从那时起,我就算是你的人了……”

  “不好意思,姐姐我只要处男,你这种不知道经过多少手的,我从不接盘。”

  说完这句话,容兮好像瞥到,盘坐的太子殿下,嘴角似乎有笑意闪过。

  “守身如玉至今,只为留给你……”段玉初倒不着恼,轻笑道。

  “肚子饿了……”容兮打断了他的话,摸着空空的肚子,“没兴趣聊这些,等我吃饱了,心情一好,也许会考虑给你排个第十七八房的小妾名分……”

  “离山,送份宵夜。”段玉初冲着门外说道。

  离山应声离去。

  “真是识情识趣,我突然觉得,第十七八房小妾,好像委屈你了,可以考虑第十一十二房……”容兮拍手笑道。

  “我到不介意名分问题,就是怕有人不爽……”说到这里,他意味深长一笑,瞟向雍祁。

  容兮豪气的一挥手:“别人爽不爽,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忽然感觉后背温度骤降,好像有冷风从某处刮来,不过这种感觉转瞬即逝。

  段玉初却笑的越发波光潋滟。

  离山很快就送来了一桌精致小食,喷香的碧粳米粥,鸡丝白玉卷,荤素搭配的几道小菜,放在了池边的案几上。

  容兮闻到饭菜香味,口水喷涌而出,一下蹦起来,就往外掠去,雍祁并没有阻止她,依旧冰山般盘坐在那里,甚至连眼睛都闭上了。

  只是瞬间,容兮已经到了案几后面,端起那盘鸡丝白玉卷,一边往嘴里送,一边往窗户边走去,掀开窗帘,看着外面。

  外面黑黢黢的,看不到什么人影。

  “你在外面放了多少护卫啊?”容兮一边有滋有味的吃着白玉卷,一边含含糊糊的问段玉初。

  “你可以去试试看。”段玉初笑道。

  “好主意。”容兮点点头,把一盘子的鸡丝白玉卷都吃完,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食指,这销金馆厨师的手艺,还真是不赖啊,她都有些不想走了呢。

  “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

  嘴里哼着小调,她忽然把手里的空盘往段玉初的方向抛去,左手闪电般挥出,手背上伸出的三根利刃,把窗户划开。

  她的人已穿窗而出!

  青影一闪,段玉初掠向窗户。

  “哗啦”一声脆响,盘子落到池边地板上,碎裂一地。

  容兮的人已经消失在窗外。

  段玉初刚想穿窗而出,身体却一下顿住,脖颈一凉,锋利的刃尖抵住了他的喉咙。

  容兮两只脚勾住屋顶,倒吊下来,手背上伸出的一根雪亮利刃,抵在他的脖颈,头朝下对着他:“上当了吧……”

  “玉初心甘情愿。”

  “哇,你这么说,我都有些舍不得走了……”容兮满眼花痴,不过手背上的利刃,刃锋还是稳稳的贴着他脖颈,纹丝不动。

  “那就不要走了……”段玉初声音更柔,眸色更加潋滟,还多了一丝迷离,看着容兮,完全无视抵着自己脖子的利刃。

  容兮仰着头,缓缓凑近他,粉色的舌尖轻轻舔了舔红唇,眯着一双乌亮的大眼睛,手背上的利刃轻轻滑动起来,男子细腻紧致的肌肤上,顿时渗出几颗血珠。

  段玉初顿住,这少女,看似花痴,实则心冷而硬,又何曾真正被迷惑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