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豪门 > 《林离尽致》 > 第十八章 报应

第十八章 报应

本书类别:豪门作者:山阴妖雨书名:林离尽致 更新时间:2017-08-13 18:09:00本章字数:2893

  “梨子、梨子。”

  柔和的灯光从吊顶上倾泻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消毒药水的味道。

  “太好了,你可算醒了。那几个老头说的还真准,对了,你感觉怎么样?”小公主对苏离的关心向来很离散。

  “你吵得我头疼。”

  “那不是我的错,你就是头撞坏了好吗?”罗影撅起嘴,“原本来这里是找你庇佑的,现在你过得比我过去的人生惨多了,还要我来照顾你。你说你,莫名其妙的卷进林渡、莫梓童甚至还有陆嚣然三个人之间,又莫名其妙卷进林家和宫家的商战里,还被人家二女儿推下楼,这所有事情你就完整一受害者,而且只有我一个人清楚来龙去脉,光我一个人清楚有什么用啊……”

  “还有林大少爷,他也是知道的。”

  “那也就两个人,他还能替你主持公道啊。把你送进来之后就不知所踪,有什么事比人命重要啊。”

  “我头疼。”

  “我去叫医生。”起身,开门,关门,走得干净利落。苏离长出一口气,总算清净了。

  高级病房的墙上挂了一块电子钟,上面显示的日期明明白白的告诉苏离,她已经昏迷整整四天了。四天了,苏离找到自己的手机,嗯,还有电,看样子小公主这四天来没少折腾它。

  拨通电话,另一头秒接。

  “季斐良,洛有找你问过我的事吗?”苏离开口就问,不给季斐良表达关怀的时间。

  “他没有,但林渡来过。”

  林渡,他怎么会?“他来找你问什么?”

  “问你的导师的事,但我没说。”

  “你应该说,你不说才奇怪,你当他是什么人物,瞒就瞒得了他了吗?你所知道的事情,根本就影响不了我。”苏离重重的喘了口气,头好疼。“不管你怎么做,也不管他做什么,拦住他,拦不住也要拖着。”苏离的声音变得狠辣而又声嘶力竭。罗克查尔才不会错过这个可以要“苏离”命的机会。

  门外小公主带着一波老头专家浩浩荡荡的杀过来,一路喧嚣“你们怎么治的啊,人怎么还喊头疼……”老头们的脾气也不好,就这个吵法,健健康康的人也得头疼,要不是看在林大少爷的份上,早叉出去了。

  “梨子,我把医生带来了。咦,人呢?”

  卫生间的门被打开,苏离绑着绷带从里面走出来说:“我在这里。”

  “面色超差,你快躺到床上休息,让医生给你检查一下。”

  “嗯,好。”

  窗外的月亮隐入厚厚的云层,不见一点光亮。从黑暗中出生,也在黑暗中醒来,我的生命里,注定没有太阳。

  疲惫的苏离睡了许久,又不愿意真正的睡下去,所以她做了一整晚的梦。梦里她回到了格林兰的星空下,实验室成为一片废墟,空气中充斥着尘土和海风的咸腥味,洛·罗克查尔在她的催眠下陷入沉睡,季斐良被爆炸波及不省人事,广袤的一片岛屿,璀璨的一夜星空,叶子衿第一次和“它”说话,而不是诱惑“它”去学习蛊惑人心与杀戮的技巧。

  “给自己取个名字吧,人都有名字。”

  “名字,怎么取?”“它”很听叶子衿的话,“它”受叶子衿的影响太大了。

  “我都忘记了,我从来都没有跟你说起过这些。让我想想,苏离,叫苏离吧。”停顿了一会儿又说道:“苏离,疏离,不要和人群走的太近,你不适合热闹,那些小羔羊完全不是你的对手,尽全力表现得像个正常人吧。”

  “给了我名字,那你怎么办?”苏离不通人事,不晓是非,但不意味着她天真烂漫。

  “我想休息,在此刻长眠。”没有恨,也没有爱,世间一切都不再是牵绊。“苏离,我做错了一件事,可我不知道该怎么补救。苏离,这样吧,答应我一件事,活过30岁,在这之前,好好活着。”

  “30岁之后呢?”

  “那你就自己定吧,觉得有意思,那就活下去,如果没意思,你也没有逼自己受罪的理由。”

  “谢谢。”救我出来,给予我姓名。

  “我做的所有都是出于我自己的意愿,不需要你的道谢。苏离,开始吧,永恒的沉睡是对我最大的恩赐。”

  当苏离再次醒来,她一时竟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是在格林兰的实验室,还是在叶子衿简陋的墓地。但床边低沉的男音让苏离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苏医生,你终于醒了。”林渡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心生畏惧。“宫家要倒了。”

  苏离诧异于这个消息,但想到林渡的手段又觉得合情合理。林渡从她醒后就没有再把目光放在苏离的身上,他专注的望着窗外,仿佛与什么人对视一样,狠厉、严肃,太阳的光辉也无法磨平他眉眼刀刻的角度。苏离想,要是他为人稍微柔和一点,性格不那么阴郁的话,他一定很受女孩子的欢迎。

  林渡突然回头,和苏离的眼睛撞了个正着。他的眼睛黑的像是一片虚无,让苏离有些茫然的害怕。但林渡说的话还是和以前一样漠然的语气:“苏医生还是好好休息吧,我有事先走。”苏离盯着病房的门,有的时候没有变化才奇怪吧。

  小公主这时候倒是偷偷摸摸不知从哪个角落溜出来了,一边小跑一边拍胸。“我的天啊,好可怕好可怕。梨子,你的病人真的是一个比一个凶残,你都不知道,医院那帮家伙向来对我不理不睬,时不时还要冷嘲热讽一下,但刚刚那个男的,叫什么?林渡对吧?对,林渡他一来那帮家伙就唯唯诺诺的,超解气。不过,他坐在你床边一动不动盯着你的时候也超惊悚的。”罗影使劲咽了一口口水,像是想到什么很可怕的事情一样。“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你的爱慕者呢,坐在病床边专注又心疼什么的还挺带感的,谁知道他一转头那冷冰冰的眼神,说他想要谋杀你我都信,幸好我没有开口调戏他,要不然……不过,不是说他最近挺忙的嘛,怎么还有时间精力在这里一呆就是大半天啊。”

  听罗影念叨了许久,苏离到底还是忍不住打断了她。“宫家现在是什么情况?”

  “宫家?”罗影一时间转不过弯来,但没一会儿就反应过来了:“就是推你下楼梯那女的家里是吧?”

  小公主端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才开口:“这个事情就很离奇了,你听我慢慢跟你讲。”

  宫家二小姐宫晴雨在公众场合不顾身份推人致伤已经是大新闻了,她这么做的动机也是模糊不清,宫林两家商场上的矛盾不是伤了一个女伴就能出气,也不是凭此就能恶化的。宫家突然一败涂地的原因根本上就是宫晴雨坚决的说她这么做完全是受了莫梓童的挑唆,此言一出,全场哗然,不少人都深以为信,毕竟苏离的确是伤到了莫梓童的颜面。但随即就有不少在场的女眷作证莫梓童整场晚宴都没有和宫晴雨亲密接触,说过的话也就不过是正常打招呼的那几句,之后就再也没有见两个人在一起,这下事情就更扑朔迷离了。宫晴雨一人说得话相比之下显然没什么分量,但也有阴谋论者认为是莫梓童找人做了假证,毕竟以莫家的势力做到这一点是很容易的,一时间黑白不分,莫梓童消瘦了不少,莫家上上下下心疼坏了,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姓宫的。还有一个人也是力所能及的打压宫家,那就是陆嚣然。敢给莫梓童气受,他能不炸?

  小公主说了半天,又喝了一大口水,换了几口气问苏离:“你觉得是莫梓童做的吗?”

  苏离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不是还是不清楚啊?”

  “肯定不是她。”苏离说的肯定,语气也很坚定。

  “你怎么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漂亮的女人大多心机深沉。”

  “我知道是谁害我。”这世界上能让叶子衿受苦的人很多,能让苏离受伤的却只有那寥寥数个。

  “你知道?是谁啊?”小公主急切的问。

  苏离淡淡的说了一句:“她已经遭了报应了。”

  “已经遭报应了,你说不是莫梓童,那现在被口诛笔伐的,还真是宫晴雨干的啊。这多大仇多大的怨啊,下这么重的手,不行,就这点程度还远远不够。”小公主“塔塔塔”跑出去,小脸倚着门说:“我去找人想办法修理她,这点报应还不够,总要让人知道,我罗影的朋友不是好欺负的。”

  苏离抬手按了按隐隐作痛的头,不知怎么的想起了罗克查尔。

  报应这种东西,谁都逃不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