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架空 > 《毒妃谋权》 > 第二十章齐玉大婚

第二十章齐玉大婚

本书类别:架空作者:慕容清清书名:毒妃谋权 更新时间:2017-08-13 18:05:26本章字数:3621

  “轩王妃,”玉面高冠,一身墨竹白衣不染纤尘,空洞无神的双眼毫无聚点的望向前方,手中一把木纸的普通折扇,双手抱拳对着站在院子门口的卫伊墨微微行礼,举止之间尽显风华万千。

  卫伊墨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玉面男子,走进院子坐下问道:“你是谁,怎么会住在王府里?”

  男子听着卫伊墨的话,转身走到卫伊墨对面坐下,礼貌的答道:“在下公孙策。”

  公孙策,卫伊墨看向坐在对面双目空洞的公孙策,与柳咏齐名于天下的第一才子,没想到是位盲者。

  “公孙公子有礼!”卫伊墨微微俯首,对于这位公孙策恐怕放眼天下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据说此人三岁能诗,七岁便中了状元;十岁以最年轻的军师身份从军,谈笑间便是强撸灰飞烟灭;十二岁出任北辰国师,在其位三年,北辰国迅速成为九州大陆第一大国。但后来,就在北辰国一场政治骚动中,这位公孙公子一夜之间消失了,从此再无人见过这位拥有惊世之才的大才子。

  没想到竟然会在轩王府的小院看见这位已经失踪十年的大才子,卫伊墨虽然疑惑这位大才子为何会在齐国的轩王府,却也不想多问,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公孙策道:“想来公孙公子在轩王府的也有些时日了,虽然不知道公孙公子为什么屈身于轩王府这雪苑小院之中,不过本王妃也不是好事之人。公孙公子是王爷的客人,当然也是本王妃的客人,公孙公子能够长住这雪苑也是这雪苑的福分。”

  “多谢轩王妃,”公孙策额首低眉道。

  “今日本王妃甚是无聊,不知公孙公子是否愿意同本王妃对弈一二?”卫伊墨淡淡笑道,从知道公孙策的身份时就有些跃跃欲试了。

  “好。”公孙策礼貌应道。

  不一会儿一名小童便端出一副黑白琉璃围棋,圆润晶莹的围棋棋子甚是美丽,卫伊墨执黑棋先一步,公孙策执白棋后一步。

  静寂无声白雪洋洋洒洒的飘下,绣初站在卫伊墨身边细心的撑开手中的红梅油纸伞为卫伊墨挡去这分撒的雪花。而站在公孙策身侧的小童同样拿出准备好的墨竹油纸扇为公孙策挡雪。

  白雪之下,油纸扇轻碰,黑白棋子交替落下,好一副才子佳人对弈图。

  风轻轻拂过,吹起发丝微微飘动,葱白指尖的琉璃棋子落下,只听得啪的一声,公孙策温润好听的声音响起:“王妃棋艺精湛!”

  “公子缪赞了,这一局伊墨输了!”卫伊墨浅浅笑道,将棋盘上的棋子分类放入棋盒中,手中执一枚黑色棋子再次落下,“公孙公子可愿意再多多指点伊墨一二?”

  “王妃盛邀,在下必定不会推辞!”公孙策嘴角捻起一抹温和的浅笑,眉眼之间微微弯起,毫无神采的眼中泛起一丝涟漪。

  竹林飒飒作响,雪苑中的两人依旧在方寸之间的棋盘上厮杀对弈,卫伊墨也是越挫越勇,在输了第二十盘后起身告辞了雪苑,踩着月色回了青竹院,然后次日一大早又来到雪苑与公孙策对弈一天,接着次日依旧一大早来,然后在输了第两百零九盘的时候踩着月色回了青竹院。

  “王妃,要出门?”青竹院内,卫伊墨并没有同往常一样沐浴就寝,而是换上了一身青竹的男子长衣,头发也高高竖起,插上男子的玉冠,将峨眉粗描,一个俊俏的小公子便诞生了。

  “绣初你要不要也换换?”卫伊墨转身看着绣初,然后也不等绣初回答拉着绣初到了屏风后换了身男装。

  “王妃,”绣初别扭的看着自己的男装打扮,委屈的看着卫伊墨,不知道王妃这次又要做什么!

  “好了,今夜本王妃带你去个你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手中折扇一展,卫伊墨一手潇洒的搭在绣初的肩膀上道,“记住了,从现在起你的叫我公子,明白吗!”

  “是,王······公子。”绣初愣愣的点头,心中不停的敲着鼓,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看着满脸紧张的绣初,卫伊墨笑笑,提着绣初的领子便飞出了轩王府。

  临安的夜市向来喧嚣热闹,特别是眼前这条被称为“花街”的街市,两边妓院青楼无数,随处可见站在门外搭讪的青楼女子,娇羞发嗲的声音听着让人为之一酥。

  “哟,这是哪里来的俊俏公子呀,公子见着面生是第一次来天音阁吧!”说话的是一个长相妖艳的年轻女子,半露的玉肩上绣着一株富贵牡丹,一手拿着团扇,脸上笑颜如花。

  “嗯,早听闻天音阁的姑娘个个水灵,不知道是否属实?”卫伊墨摇着折扇粗声粗气的说道,眉眼之间尽显纨绔之气。

  “属实,属实,我们天音阁的姑娘可是整个临安城最水灵的。”女子讨好的说道。

  “好,本公子就喜欢水灵的姑娘。”卫伊墨手中折扇一收,似是期盼的说道,“有劳妈妈带路。”

  “好说,公子里面请!”女子笑笑,领着卫伊墨主仆二人进了天音阁,绣初紧张的跟在卫伊墨身后,怯生生的看着天音阁里面绚丽缤纷的装饰,偌大的大堂中有一个舞池,池水盛开着许多美丽的莲花,舞池中一名女子端坐其中轻纱遮面玉指抚琴,奏出一曲如清泉般悦耳的琴音,绣初听着琴音,原本有些胆怯的心竟然渐渐平复下来,再看舞池周围坐着闲聊的男男女女,虽有交谈但声音都压得很低,仿佛怕惊扰了舞池中抚琴的女子。

  “公子楼上请。”接待卫伊墨二人的女子并没有在一楼停留直接带着卫伊墨二人上了二楼。

  二楼与一楼有所不同,但二楼中间也是看得见舞池中抚琴的女子,只是与一楼不同的是二楼有着隔间,相互之间是隔离开来的,保证了客人的私密性。绣初跟在卫伊墨身后,抬眼望去,刚好看见一间半开着的房间里一男子左拥右抱着两名女子,言语轻佻,举止放荡。

  羞死了!绣初急忙别开脸紧跟上卫伊墨的步伐来到三楼,三楼与一二楼都不一样,完全隔离封闭的房间,绣初好奇的看着这些房门紧闭的房间,虽然每间房间都点着灯,但是却听不到半点儿的人声,因此整个三楼显得尤为安静。

  “这边请,”女子带着卫伊墨二人从三楼上了四楼,四楼只有一间房间,卫伊墨带着绣初进了房间,随意的坐下。

  “如宣见过主子。”女子关上房门后转身双膝下跪在卫伊墨面前,态度恭敬,言语之中尽是小心翼翼。

  “如宣起来吧。”卫伊墨看着跪在地上的如宣淡淡的说道。

  得到卫伊墨的话,如宣缓缓起身,但依旧半低着头,对卫伊墨依旧是一副恭敬维诺之意。

  “镇国公府的三少爷知少翔今日可有来天音阁?”卫伊墨缓缓开口问道。

  “前两日这知少翔倒是都留宿天音阁,只是今日一早镇国公府的人来将知少翔带走了,今晚知少翔还不曾来。”如宣答道。

  听完如宣的禀报,卫伊墨思索一会儿,抬头看向如宣道:“前两日伺候知少翔的是何人?”

  “是绿萝。”如宣答道。

  “知少翔是很喜欢这个绿萝了?”

  “是,”如宣点头答道,“虽然知少翔每次来不一定都点绿萝,不过十次有八次都点了绿萝。”

  “今夜这绿萝可有恩客?”

  “没有的,”如宣摇头道,“绿萝虽然选择卖身,但是卖身的对象都只有知少翔一个人而已。主子也是知道的,天音阁的姑娘虽说都是卖身进来,但是实际上在很多事情上都是自由的,她们卖身还是卖艺,选择接待哪位客人,只要没有给天音阁造成太大的麻烦,这些都是默许的。”

  “嗯,”卫伊墨点了点头,对于天音阁这种接待客人的自由还是当初卫伊墨自己立下的。

  “看来这绿萝是想进镇国公府了!”卫伊墨道,“如宣,你去告诉绿萝叫她给知少翔写封信,只要他能让知少翔今夜留宿天音阁,我有就能让她进镇国公府。”

  “是,”如宣听着卫伊墨的吩咐,心中虽然疑惑但也不做多问,只是恭敬的应下。

  安排好一起的卫伊墨也没有在天音阁逗留,直接带着绣初回了轩王府。

  轩王府青竹院阁楼中,绣初好奇的看着卫伊墨,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王妃是天音阁的主人?”

  “嗯,”卫伊墨淡淡点头,“这是秘密不能告诉其他人喔!”

  “嗯,奴婢一定不会说的,”绣初坚定的点点头,想到王妃将如此重大的秘密告诉自己,就表示王妃对自己十分信任,自己是一定不能辜负王妃的信任。

  上床就寝的卫伊墨看着绣初眼中的波动,嘴角微微一翘,对于绣初自己从第一眼就讨厌不起来,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信任,所以自己的很多事情才没有对绣初隐瞒。

  一夜平静。次日,天清如白布遮天,不到一个月,皇家再次举办隆重婚礼,长长如火龙的迎亲队伍自齐国皇宫玄庆门而出,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震耳欲聋的喇叭声,一场声势浩大的婚宴缓缓进行,街上站满了抬头观望的百姓,相比上次卫伊墨大婚,此次无数人露出羡慕之色,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想要一睹红纱宝车上的公主真容,尽管宝车中的齐玉红绸盖面,也消不去人们争相观望的热情。

  然宝车中的齐玉却是双手死死的揉捏着手中的红色苹果,红绸下经过精细描画的容颜显得异常狰狞。

  “知少翔,你竟敢不来皇宫迎接本公主大驾,是想死吗!”齐玉峨眉倒立,狠毒的看着眼前的红绸。一想到今早在皇宫中,齐玉就恨不得现在下车杀人。

  清晨宫中,齐玉一身大红嫁衣加身,吉时已到只见迎亲队伍,不见新郎身影。在齐国新婚若是没有新郎迎娶是非常不合规矩和丢脸的事情,除非像卫伊墨一样夫家已死。

  齐玉听到迎亲队伍不见知少翔,心中顿时怒火中烧,将毓秀宫中的东西摔了个遍也没有消去心头之辱。而这些只是开始,当皇后见齐玉久久没有出宫上轿,便来到毓秀宫,言语之中不再是往日对齐玉的纵容,直接命了两名嬷嬷将齐玉架着上了迎亲的马车,说是怕误了吉时。

  齐玉心中恼怒,从来没有受过如此侮辱,一路上带着熊熊怒火坐在马车中接受着街上百姓的目光心中早已将知少翔千刀万剐数百遍。

  “你给我滚!”长长的迎亲队伍行至天音阁前,忽然从天音阁大门内被推出一个半裸着上身的男子,男子身体不稳直接撞在了迎亲队伍之中,整个迎亲队伍因为男子这突然的出现停下脚步。

------题外话------

  力度不够呀!求收藏,收藏,谢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