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豪门 > 《名媛继承人》 > 17 说开

17 说开

本书类别:豪门作者:贝尔书名:名媛继承人 更新时间:2017-08-13 10:33:00本章字数:2209

  吃过晚饭之后她来了访客,回去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高人美的姑娘,君珞看她有点眼熟,而鲜洛看着她有些无奈,“认真的吗?”

  “我真的很想去米兰啊我的金主你就带我一起吧。”美人一看到她来瞬间两眼放光,随后一秒泪眼涟涟。

  哇这演技。

  “《Davis》的封面你不拍啊?我可是费了好大功夫才给你求来的这个机会。”

  “可在秀场上机会更多啊。”她眨眨眼,“有更多的钱为什么不赚?”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那万一你想换金主搁我这儿毁约了我都没地方哭。”

  “你放心好了,”她毫无客人的觉悟,轻车熟路的开冰箱给自己倒了一杯脱脂牛奶抿一口,“我人可忠诚了。”

  “那你回去收拾收拾我们周三走,我妹要学习你别在这儿打扰她。”

  她这时候才回头看见洗着水果的她,“可以啊你爸什么时候给你弄出了个妹妹?”

  “十六年前。”她淡淡回她,“再不走不带你了。”

  “好的好的我马上走。”

  等女生走了之后君珞问她,“姐那是谁?”

  “南檀,新模特,”她提一串红提,“人美吧。”

  “没姐姐你好看。”她真诚的说。

  “嘴真甜。”她的笔记本来了提示音,随后她跪坐在沙发上看电脑,是她新电影《军色》的剧本初稿。她觉得自己纯属没事找事干,当初一时兴起想拍电影,现在只能坚持下去。

  “姐你熬夜熬的太厉害了。”她说,“黑眼圈好厚的显得你好丑…就跟吸毒的一样。”

  鲜洛,“…”别以为你是我妹妹我就不打你。

  外面一片灯火通明,不远处的商业街还热闹,她开朋友圈,看见许久不发动态的宋棠潇发了一条说说,没有图,只有两个英文单词,“welcomeback。”

  没艾特任何人,干干净净。

  可稍有点脑子的人就能联想到最近回来的祁南觉和两人火热的暧昧状态,宋棠潇喜欢祁南觉的事儿都传开了,前期还差点被记者捕风捉影,还好发现得快,收的及时,很多人点赞,在底下指名道姓,有的甚至帮她艾特了祁南觉。

  真尴尬,明明是她先出手的,这么让别人惦记这算怎么回事。

  楚帛衍就是在这时候给她打电话的,问她现在在干吗。

  “家里陪妹妹。”

  “有时间见一面吗?”回来这么久,两个人确实没好好聊聊天。

  她想了一下,“你现在在关键期,和我见面不合适。”

  “没人跟着,我让司机开的商务车。”

  她套卫衣牛仔裤下楼。

  楼下黑色商务安静的停在那儿,在她走到跟前的时候车门哗地打开了。

  她习惯性的四周一看,没人。上车。

  “你现在不该来找我,”她说,“万一,万一别人看到了,你至少一个月的努力成果就白费了。”

  “我知道,”他看着她,“但是我们回来还没有好好聊过。你不能这么躲着我鲜洛,你不能。”

  “我没躲你,”鲜洛叠着腿看他,“是我不想跟你有多的接触,我现在明面上和施亿千丝万缕,暗里也有目标,咱俩最好别扯上关系。”

  “可是…”

  “我妹妹喜欢你,你知道吗?”她问,“她在我身边呆了三年,她暗恋了你三年,我能看出来,所以尽量不和你接触,你不傻,你也知道如果咱俩真的有了什么关系她会多难受,更何况我也不希望这件事发生。楚帛衍,你是聪明人,你知道该做些什么。现在你最不应该想的就是你的感情问题。别辜负你爸妈的期望,也别白花了顾家的钱。”

  他抿嘴,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她不走,也不急躁,静静地等他自我反省自我考量,她知道几句话就让他放下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哪怕一点一点,她都得让他死了这个念头。

  她可不想追不到自己的上校还有别的麻烦缠身。

  直到她决定下车的时候他才突然开口,“你爷爷改主意了吗?”

  “嗯?”她反映了一下,随后知道她说的什么。“你不该问我爷爷,他今天在交出CEO之后就把给你投资这事儿全交给我三哥了。”

  “你三哥?”他说,“我和他接触不是很多。”

  “没事,”她说,“我正好也有事找他,改天我去帮你问问他。”

  他点头,“谢谢。”

  “楚帛衍,”她临下车前说,“我希望能和你做朋友,真的,不管你以后从商从政,成功与否,你都是个值得我交往的人。但是至于你喜欢我这件事,抱歉我没发给你回应,因为我心有所属了。”

  “我…知道了。”

  对话就在这儿结束了,他别开视线不再看她,而她则毫无留恋的下了车。

  “太子爷?”她刚落脚蜷在沙发上,就听见君珞问她。

  她点头,“今天席今灏真是给他当头一棒。”

  “姐,我不用你安慰我了,也不用隐瞒我什么了,”她盘腿坐在她旁边,抱着抱枕撑着腮说,“我放下了。”

  这突如其来的坦白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她不曾想自己也早就被妹妹看穿了,这三年来的明挡暗躲果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天衣无缝。三年前刚接触她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好好对她,她是对君珞看似是保护其实是依赖。因为自己没有过正经的亲人,因为从小缺失一个身边人,所以她对亲情的需要如此急切而汹涌,因为在乎,所以察觉的格外迅速,也就是在那一刻,在刚刚认识楚帛衍没多久,还没有一丝丝开始的苗头的时候,她就把他列进了永远不可能的名单里,不管以后怎样,她都和他保持着距离,她无所谓这对他公不公平,她只想知道她妹妹对这个结果满不满意,后来三番五次的试探楚帛衍也隐约懂了些什么,但她察觉了所以没让他直接跟她妹妹挑明,而他对她妹妹就如同她对他。

  那是第一次从他嘴里说出的两个人不可能,也断绝了他和她妹妹的所有。

  关系不远不近不冷不淡到现在。

  她不说话,听她继续说,“如果不是你她根本话都不会跟我说一句,每次接触我都是为了打探你我也早就够了,再多好感也会因为他的不知满足的利用而消磨殆尽,再说了邵冶对我很好,他陪了我一年多了,哪怕是日久生情我都该爱上他了,所以我明白了,也知道以后该干嘛了。”

  她端起桌上半杯酸奶看着她,“定了,以后不会因为这事儿心生隔阂了?”

  “嗯定了,”她说,“以后我就对你和邵冶好了,没有别人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