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豪门 > 《封少的唯爱》 > 吹海风

吹海风

本书类别:豪门作者:五月粽书名:封少的唯爱 更新时间:2017-08-13 08:41:01本章字数:7403

  庄唯恩睡到中午才起床,那个男人现在在床上简直就是流氓。

  而她偏偏送货上门,唉,他最近状况不太好,真让人不安。

  梳洗一番,准备去吃早餐加午餐,打开抽屉,一瓶安眠药静静躺在那里,已经吃了半瓶。

  她皱了皱眉头,拨了个号码。

  “刘医生,是我,你吃午饭吗?…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你…我哥最近怎么吃起安眠药了…哦,精神不大好,工作压力大啊…有没有其他的情况…好的,好的,我会注意的…我会让他去看下心理医生的…嗯嗯…好的,谢谢你!…好,拜拜。”

  放下手机,她有点犯愁,他肯定不肯去看心理医生,刘医生怀疑他神经衰弱,最近经常性失眠,易怒,暴躁,有暴力倾向,这不是一个好的消息。

  眼下,他跟北堂衍的考验正是关键的时刻,压力大,饮食不规律,李谋他们劝不动他。

  她在他身边,她的话他还是听的,身体也好,心理也好,都能照顾他一二。

  可眼下,彼此的工作都到了关键时刻,封唯刚上市,庄家也是一堆事情。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全面接手庄家这边的事情,北堂家的她使不上力。

  看来也只能在视频跟电话上,多跟他联系,哄哄他。还有,明年九月份,就是考验结束的时候。这段时间,她必须安排时间,最低每个月过来陪伴他几天。

  午餐安排在餐厅的顶层玻璃房,每个桌子都隔开了距离,确保舒适而有私密空间。

  靠窗,放眼望去,一片错落有致的,别墅群,夹杂着人工湖、游泳池、小花园,还有外面的波澜壮阔的大海。

  餐厅经理亲自过来布菜,上完四菜一汤,服务员端来一个特别的盘子。

  掀开盖子,盘内五种颜色的丸子,各两个。

  “这是五色丸子,本店特供,请品尝。”

  “谢谢。”庄唯恩道谢,然后拿了筷子夹了一个试试,果然美味。

  “我要点她那种丸子。”马小姐正跟一个胖胖的老总谈话,被其色香吸引,对服务员道。

  “对不起,今天没有这道菜供应。”服务员有礼貌回答。

  “为什么?她为什么能有。”

  “那是特别供应,不在本店菜单。”

  “我一定要点她那种丸子,不行让你经理过来理论。”马小姐霸道地抱胸,强硬起来。

  这种情形在其他桌也同样出现。经理不得不各处解释。

  庄唯恩那十个丸子,可是花了厨房半个钟的时间,总厨的师傅跟总厨都亲自下厨,用的海鲜,都是从北极刚刚空运过来。

  五色丸子总共做了两份,二十个,现在还有一份冰着,晚上煮丸子粉用。

  这可是北堂封一大早亲自交代的,还特意叫来酒店经理跟厨房经理,嘱咐了注意事项,那些配料不允许下,强调了食客的口味跟爱好。

  这样下来,底下人哪里敢不用心,封少的脾气很不好,真发怒了,谁也担不起。

  北堂封谈完生意,直接拒绝一起吃饭,他要过来陪她吃午饭。

  一进餐厅,马小姐站起来朝他挥手示意。

  北堂封头也不回,直接坐到庄唯恩的对面。

  “人家美女在跟你招手,你也太不客气了吧。”庄唯恩对他还算满意。

  “我要是客气了,晚上要跪键盘。”北堂封直接勺了碗汤,喝了几口垫肚子。

  “本公主赏你一个丸子吃。”庄唯恩呵呵笑,夹了个丸子给他。

  “多谢公主赏赐。”北堂封笑着回应。

  大堂经理在一旁一副见鬼了的样子,北堂封最近心情不好,底下人都没少被骂狗血淋头过。他马上挤出热情笑容,“总经理,要吃点什么?”

  “来点西餐吧。”这个餐厅中餐西餐都有。

  “中餐,给他来碗米饭,加两个特色菜,再加一个汤。”庄唯恩帮他安排了。

  大堂经理还站在等指示。

  “没听见吗,去安排。”北堂封道。

  “哦,哦,我马上去。”大堂经理此时一副大梦初醒的样子,那个女孩胆真大,不过更见鬼的是,那位大少爷居然听他的。

  马小姐被北堂封华丽丽的无视搞得差点下不来台,此时见到这一幕,脸色不大好,不过她是最懂察言观色的人,知道那个女孩不简单,“不知道那个女孩子是谁。”

  “那个,封唯的董事长,我们封少的未婚妻。”胖胖的老总此刻一脸谄媚,“真正有钱的大小姐啊。”

  “封唯?”

  “五百多亿的大公司,庄董事长不仅仅是这个公司,还有很多产业。”

  “难怪封少都要讨好她。”

  “不是讨好,是溺爱,那是封少的心肝宝贝。宁可得罪封少,都不能得罪她。”

  “为什么?”

  “得罪封少,最多掉层皮,得罪封少的心头肉,封少会让你生不如死。”

  “真的?”马小姐脸色有点难看。

  “当然,最近你少跟封少走得太近,那位小祖宗不高兴了,封少会让你很难看的。”胖胖的老总压低声音,劝告她。

  “我知道了,谢谢你,刘总,来,我们喝酒。”马小姐脸色刷地白了,貌似那天还跟她抢过按摩师,她应该不会记仇吧。下午三点,午睡起来的两人换了一身休闲服,手牵手,沿着海边走。Z市的冬天不算特别冷,今天的太阳也很温暖,不过海风吹来,感觉从灵魂被冻醒了,整个人的精神提升了一大截。

  庄唯恩要脱下鞋子,北堂封制止她,“这么冷,小心被冻到,沙滩上也有其他杂物,万一扎到脚。”

  “就是要这种感觉,像冬天吃冰棍,从灵魂被冻醒,很酸爽。”

  “不行。”

  “哥…”撒娇。

  “好。”北堂封感觉心都化了,对撒娇毫无抵抗力。

  庄唯恩跟北堂封都脱了鞋,后面陪同的保镖赶紧拿盒子装起来,放回保姆车上。

  北堂封看着几米外,正光着脚丫着,感受海浪一阵阵的起伏,追逐着踩着海浪泡沫的庄唯恩,阳光打在她的身上,发出悦耳的笑声。

  这是他的天使,他的救赎。

  这一刻,所有的压力、烦恼、焦虑、痛苦全部随风而逝,上天还是很厚待他。

  他走过来,举起她,转了一圈,放入怀里,转了几圈,把她吓得哇哇大叫。

  “讨厌。”

  “好了,走到海堤那边,然后折回来,然后就要回去了。天太冷了,你的手都冰冰的。”北堂封牵着她。

  到了海堤那边的石头,庄唯恩爬到高处,张开翅膀,迎风而立。北堂封在旁边小心地看着她,“这么瘦弱,小心被风吹跑。”

  “你才瘦弱呢,我现在可是很健壮的。”庄唯恩跳下大石头。

  “小心啊。”北堂封在旁边随时准备接她。“好了,回去了。”

  “哥。”

  “怎么了?”

  “走不动。”

  “不是很健壮了嘛,这才几里路。”

  “不想走,脚累。”

  “上来吧,我的公主啊。”北堂封弯下腰。

  “哥,你真好。”庄唯恩跳上去,搂着他的脖子。

  “恃宠而骄。”北堂封背着她走了几步,“还是那么轻,吃这么多,怎么就不长肉。”

  “你再说一遍。”庄唯恩轻轻拧着他的耳朵。

  “怎么就不长肉。”北堂封无视她的警告,突然发力往前冲了几步。

  “哎呦。”吓得她紧紧搂着他的脖子。

  吴沐安跟北堂衍到达沙滩的时候,北堂封正背着她慢悠悠地走,庄唯恩正趴在他的耳边跟他说话。

  “两人感情真好啊,像我们二少爷,应该做不来这么不成体统的事情。”吴沐安叹道。

  北堂衍瞪了她一眼,心里却有点异样,如果有这么个小女人在身边,他…可能愿意吧。

  “嘿…过来啊。”吴沐安朝他们招手。

  “快放我下来。”庄唯恩挣扎着要下来。

  “干嘛,怕人家知道你平时就是这么欺负我的。”北堂封紧紧抓着她的大腿,不让她下来

  “哥,放我下来了。”

  “坐好了,我要发力了。”北堂封突然加速,庄唯恩吓得紧紧搂着她,还大叫。

  “封大少,你几时也这么幼稚了。”吴沐安看着跑过来的‘人工坐骑’。

  “我们这是情趣。”北堂封放她下来。

  “沐安,二哥,你们怎么过来了。”

  “过来看看你啊,对你够好了吧。”吴沐安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放手,捏坏了你赔啊。”北堂封轻轻打落她的手。

  “小气鬼。”吴沐安不满放手。

  “我们刚刚参观了一圈,哥做得真是不错啊。”北堂衍笑着道。

  “马马虎虎吧,我们先去洗脚。唯恩,来,去洗脚先。”北堂封敷衍道。

  “你们先坐着,我们马上来。”庄唯恩被拉走,还不忘招呼一下他们。

  “感情可真好啊。”吴沐安无聊拍拍手。

  “就是太好了,才容易出问题。”北堂衍讽刺道。

  “你想多了吧。你家大哥那个样子,能让事情失控。”

  “这跟做项目一样,投入了太多的感情,容易失去理智。只有抽身旁观,才能看得清清楚楚。”

  “真是寡情冷淡啊。”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大哥已经投入了全部的感情了,一旦事情有点偏离了轨道,就会变得不安、焦虑、猜疑、犹豫不决、反复无常。这样,在冲动的感情的支配下,就会做出一些不合适的事情来。”北堂衍理智分析,他的大哥最大的弱点就是这段感情,已经成为他的致命伤了。

  “真是了不起啊,感情分析师。”吴沐安讽刺道。

  “北堂封一直以来,都是控制欲极强的人。其实说白了,他没有自信,他骨子里的自卑从来就没有去除过。唯恩拥有几百亿的家产,手下高手如云。北堂封一直最害怕的,莫过于庄家的控制权不在自己的手里,继而失去了利用价值。”

  “凭他的能力,哪怕是做一个高管,也是前途无量。”

  “一个高管能配得上庄家的家主?现在两人的关系越是甜蜜,日后控制权之争就会成为包裹着蜜糖的鹤顶红。而北堂封绝对没有胜算,感情上已经节节败退,早已经投降了;庄家他也开始溃败,他已经腾不出手来;北堂家,那是痴心妄想,注定被我踩在脚下。”

  “既然他这么无能,你又在害怕什么,处处设防,步步为营,唯恐他胜你一筹。”

  “小心驶得万年船而已。我骨子里的自信,绝非他所能比拟。唯恩,最后会站在高处,陪在她身边的,只能是一同高度的人。即使不是我,也绝对不可能是他。”

  “你们在聊什么啊?我给你们点了饮料跟点心。”庄唯恩开心跑过来。

  “没事,闲聊罢了。”北堂衍温和道。

  吴沐安翻了个白眼,直接安排道,“唯恩,晚上去逛街吧。”

  “不去了,我答应哥了,晚上在酒店陪他。”庄唯恩弱弱拒绝。

  “他一个大男人,需要人陪他?”

  “吴沐安,你到底懂不懂,做电灯泡是要被诅咒的。”北堂封对她毫不客气。

  “北堂封,你敢诅咒我。”吴沐安叉腰,也就是在这个蓝颜知己跟跟班小妹面前,她才如此随意。

  北堂衍在一旁生出孤独感,感觉自己被孤立开来。

  “好了,出海玩一圈。”北堂封指着安排好的几个双人摩托艇。

  “好啊,我来开。”吴沐安自告奋勇,又对唯恩道,“我带你。”

  “还是我来吧。”北堂衍终于出声。

  “各自开好了。”吴沐安拒绝。

  “唯恩绝对不能给你带,她胆小。”

  四人换好衣服,直接上了摩托艇,保镖也开了四辆摩托艇在周围。

  北堂封让唯恩坐前面,安全地圈她在怀里。

  北堂衍跟吴沐安则各自坐在前面,一副杀气腾腾,我挑战你的样子。

  一声令下,北堂衍跟吴沐安开足马力,在海里开出高高的水路,北堂封在后面追赶,庄唯恩在他怀里大喊大叫。

  赛了几圈,北堂封放慢速度,手把手教庄唯恩驾驶摩托艇。

  “不用紧张,哥暂时不会放手的。”北堂封的手覆在她的小手上面,让她慢慢感受驾驶的感觉。

  庄唯恩慢慢地感觉自己可以了,让他放手。

  北堂封就这样把头垫在她的肩窝上,看她战战兢兢地往前开。

  “你们两个人也太慢了吧。”吴沐安跟北堂衍早已经换好衣服,在沙滩椅上面看夕阳。

  庄唯恩才慢悠悠地让摩托艇着陆,还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我们老的老,小的小,应该慢啊。”北堂封很满意,享受了一番美人在怀的美好时光。

  “北堂封,你的脸皮越来越厚。”吴沐安不客气道。

  “晚餐都准备好了,请几位移驾。”厨房部的经理亲自过来通知。

  “走吧。”北堂封牵着一脸惊魂未定的庄唯恩。

  “唯恩,别怕了。”北堂衍宽慰她。

  “胆小鬼。”

  “对了,你们今晚回老宅吗?”庄唯恩好奇问道。

  “不去了,不大合适吧。”吴沐安拒绝。

  “这…爷爷让我们回去。”北堂衍提醒道。

  “我看不大好吧,我今晚住这边吧。”虽说订婚了,但吴沐安不打算,那么快同居,何况老宅那边规矩多。

  “好吧,我跟爷爷说一下。”北堂衍温和道。

  “对了,唯恩,明天我们去逛街。”吴沐安提议道。

  “好。”庄唯恩小鸡啄米式的点头。

  北堂封用大拇指按了按太阳穴,对北堂衍使眼色。

  “哦,爷爷明天让我们几个人回去吃饭。”北堂衍不明所以,还是提出不同意见。

  “要不,明天我们回家吃饭吧。唯恩过来,还没去跟爷爷奶奶问安。”北堂封难得跟他保持一致。

  “那好吧,明天中午去吃饭,三点开始逛商城。”吴沐安直接拍板。

  “好。”庄唯恩很满意。

  北堂封觉得头痛起来。

  北堂衍终于充分理解北堂封的使眼色了。

  一个女人去逛街,已经可以很疯狂,两个女人呢,简直就是世界大战。

  兄弟俩坐在椅子上,看着正在疯狂试鞋子的两个女人,好累。

  两人从一进商场,就跟狼进了羊群一样,两眼发光。先买裙子,疯狂试了几家店,每家试十几条,结果就各买了两条;接着说要买工作服,又是几家*十几件;然后是休闲服…现在是鞋子。

  试就算了,还要拉他们评价,他们评价好,她们找理由反驳,说不好,直接试下一条。又是另一轮的评价,评估项目都没这么累。

  搞定了鞋子,两人一脸满足出了店门。

  “我们去吃晚饭吧!”北堂封建议。

  “等等,还有一个东西没买!”吴沐安拒绝,打量了他们,对庄唯恩使眼色。

  “还买什么?”北堂衍好奇问,内心是拒绝的。

  “你们的衣服。”两个女人异口同声道。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感觉头皮发麻。

  “来,试试这个呢大衣。”庄唯恩拿了一件酒红色大衣,这是第三件,她的手臂还拿着两件。

  “不要。”北堂封准备直接出门,太能折腾了。他的衣服也就黑白灰三色,像个提线木偶试了两件也就算了,现在来个酒红色!酒红色。

  “试试嘛。”吴沐安拦住他,对庄唯恩这个大手笔,竖起大拇指,厉害。

  “哥,试试啦。”庄唯恩拉着他的手,撒娇。

  “换个颜色。”北堂封妥协了一半。

  “不要,试试嘛。你要是不试,我直接回家去。”直接威胁。

  “封大少,试试。”吴沐安起哄。

  北堂衍脚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阿衍,你来试试。”祸水东引。

  “对啊,你先试,试完二哥试,要是都好看,买个兄弟装。”庄唯恩觉得自己很聪明。

  “对对对。”吴沐安拉过北堂衍,让服务员多拿一件过来。

  “我觉得我还是不大适合酒红色,要不换个色吧。”北堂衍柔柔地拒绝。

  “不行,非试穿不可。”吴沐安强硬道。

  “嗯,不错。”庄唯恩很狗腿在旁边点头。

  两人进了更衣室,实在不想出来。最后一咬牙,走了出来。

  “哈哈哈哈”一阵大笑,两个女人笑完了腰。

  北堂封跟北堂衍都很帅,衣服也好看,就是两人的气质跟衣服怎么看怎么不搭。

  北堂封的阴冷,北堂衍的温和,都跟这个骚包的颜色不搭。

  “好了,我们可以脱下来了吧。”北堂封跟北堂衍觉得全身不自在,准备立马除下来。

  “不行,我们要拍照留念。”吴沐安一副你死定了的样子,两个女人掏出手机。

  两个男人直接准备挡脸。

  四人人还未行动,‘咔擦’一阵拍照的声音响起。

  北堂桂直接拍了,并发到一家人微信群。

  “北堂桂,你个混蛋。”北堂封看着微信群里的自己,直接扯着北堂桂的衣领,准备揍他。

  北堂衍气得全身发抖,又在一瞬间,恢复了正常。

  “大哥,二哥,饶命啊。恩恩,二嫂,救我。”北堂桂赶紧求教。

  “哥,就算了,不如我们也让他穿这个外套,拍个照。”庄唯恩一脸得意。

  “对对对。”吴沐安认同。

  “赶紧去穿,不然,有你好看。”北堂封拉他一把。

  “大哥,下手不用这么狠吧。”北堂桂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乖乖拿了衣服去试穿。

  “啧啧啧,果然骚包人的就适合这种骚包的衣服。”庄唯恩感叹道。酒红色把北堂桂的气质都提升了一截。

  “你才骚包。”北堂桂直接捏了一下她的脸。

  “北堂桂,你的皮是不是痒了。”北堂封瞪他一眼,吓得他赶紧放手。

  北堂衍的电话响起来,“妈…是啊,跟大哥沐安他们逛街…。刚好阿桂也来了…晚上就一起吃饭…。好,再见。”

  “大伯母还真是温柔啊,要是我妈,非得骂我一顿。”北堂桂笑嘻嘻道。

  “跟沐安她们一起逛街呢,就是试衣服而已。刚好阿桂也在。”叶奇燕放下电话,对老公跟公公婆婆解释一下。

  “哼,我看就是因为庄唯恩那个丫头,都把沐安带坏了。”北堂老太太很不满。

  “妈,这他们几兄弟感情好,打打闹闹,是好事。”北堂林笑道。

  “是啊,争归争,总归还是一家人。”北堂启仁笑道。“这些孩子,凑在一起,感情还是不错嘛。”

  “这沐安跟庄唯恩,也太投缘了吧,两人玩得挺好的。”北堂老太太不解。

  “这孩子们,投缘好。”北堂启仁要的是兄友弟恭,家庭和睦。

  “好什么,行事咋咋呼呼的,一点都不稳重。”

  “不要小瞧她,庄唯恩气候已成啊。阿封很大方,所有的精英,都放在了封唯。今年封唯的势头很猛,几个回合下来,大家反倒看到了封唯的潜力。”北堂启仁笑道,“你对她好一点。”

  “是啊,妈,唯恩人挺不错的。”叶奇燕也劝道。

  “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她。”北堂老太太没松口。

  “对了,老大,金丰的开业典礼,你有过目吧。”北堂启仁摇了摇头,又对北堂林道。

  “都过目了,安排妥当了。”

  “后面你看谁来接手比较合适?”

  “我看阿封还是掌握一段时间比较合适,眼下刚开业,根基不稳。”

  “过了年,他们两兄弟,就要进入最后的考验阶段,不能分心啊。”

  “这…你的意思呢?”

  “让阿桂去帮忙吧,阿封挂个副总吧。”

  “好吧。那汇通那笔贷款?”

  “再看看吧,不急。”

  “我看还是过了年,再安排吧。”

  “也好。”

  “桂小弟,姐给你买这个外套吧。”庄唯恩笑嘻嘻。

  “你敢说自己是姐…”北堂桂伸出的爪子被人抓住。

  “你再捏她试试。”北堂封不客气用力。

  “哥哥,放手,我错了。”北堂桂求饶。

  庄唯恩躲在北堂封身后,朝他吐舌头。

  “好了,去吃饭吧。”北堂衍看着这乱糟糟的场面,实在不喜。

  “等等,哥跟二哥你还没买衣服。”庄唯恩不同意。

  “是啊,我可以做参谋。”北堂桂举双手赞成。

  “那就买了再去吃饭。”吴沐安也赞同。

  “这已经是第三家了,再买不到合适的,我们就结束。”北堂封拿出老大哥的威严,不然照这样下去,两个钟都有可能买不到一件衣服。

  “哥,反正大家都不饿,逛够了,再吃也不迟啊。”北堂桂一脸兴奋。

  “你怎么比女人还喜欢逛街了。”北堂封无法理解自己对逛街如此兴奋的堂弟。

  “我哪有,难得跟家人一起逛街。”北堂桂平时没少跟女伴出来逛街,加上今天可以看到冰冷的大哥跟温和的二哥,如此恼怒而无奈的一面,值了。

  “哼。”北堂封给了他肩膀一拳,认命去接受那两个热情的女人的摆布。

  “哎呦,哥,你谋杀弟弟啊。”北堂桂大叫,虽然不痛。

  北堂衍看着这一幕,或许他们,才是一家人吧。他只是一个旁观者。“少爷,恩小姐呢。”李谋很不解,北堂封三更半夜叫自己来酒店顶层玻璃房,还一个人在喝闷酒。

  “睡着了,坐吧。”

  “那你怎么不陪她。”李谋更不解。

  “她来了,我很开心,这几天,白天陪她耍,晚上同床共枕,很甜蜜。可是,我有点不安。”北堂封叹气,甜蜜就像是抢来的。越是甜蜜,越想用力留着这种甜蜜,越容易从手里滑落。

  “少爷,爱情就是如此让人患得患失的,放不下心来,狠不下心来。”

  “是啊。”

  “你跟恩小姐一定能走到最后,你得有这个信心啊。”

  “打扰的人太多了,利益的纠葛太大了,她还没真正定性,总怕她做错了选择。”

  “少爷,你应该拿出之前遇佛杀佛遇神杀神的气势。”

  “我当然有这个气势,对任何人,除了她。无论下定多少次决心,要狠一点,见到她,心软了,心都化了,如何狠啊?”

  “少爷,这才是爱情,难道跟二少爷一样,把日子过成恒温吗?小姐跟你,有甜蜜,有斗气,有吃醋,有不安,有折磨,这才是爱情本身的样子。”

  “万一磨没了呢?”

  “也有可能越磨感情越深,这是爱情本来的味道,少爷应该好好地品尝它,消化它,而不是拒绝它。”

  “好吧,顺其自然吧,大不了,非常时期再用非常手段吧。”北堂封叹气,内心并没有真正接纳,看着满天的星星。

  过了半个钟,“走吧,回去休息吧,你也累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