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都市 > 《霸婚军宠》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第三百四十二章

本书类别:都市作者:摸摸头书名:霸婚军宠 更新时间:2017-08-13 06:01:02本章字数:1992

  许亦谦带着夏天去了部队医院,同时到这里的还有先被送来的马悦三人,马悦是吓晕的,到医院之后不久就醒了,看到头上被围起白纱布的董姗,马悦就拉着她的手问夏天怎么样了。

  这是个单间,董姗很安静的坐在马悦的床边,手被马悦拉住了都没有察觉,直到马悦问出声,董姗才回过神来。

  “不知道。”董姗并没有像向往常那样巴结献媚马悦,很安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一定会被学校开除,原本想着靠着你有些照顾,所以平时都以为你为中心,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该劝住你,也不至于今天把自己害了。”

  马悦脸上血色尽失,又羞又恼的看着董姗,董姗却不为所动,“马悦,你有一个好爷爷,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或许会把你摘出去,但是我却是被抛弃的那个,你知道我爸爸只是一个普通的干事,我这次是真的完了。”

  先前的羞恼尽失,马悦竟有些心虚,她一向看不起董姗,知道董姗也和她爸爸一样,只能巴结着自己家来,毕竟自己家的家势摆在那里,可是如今因为自己而牵扯到了董姗,甚至要害得她被学校开除,虽然董姗说的很平静,但是马悦就觉得是被明晃晃的打了一巴掌,却又说不出话来反驳或者硬气的承诺会没事。

  此时此刻,她都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病房里安静片刻,马悦才一惯冷傲的开口,“付磊也在医院吗?”

  董姗的眼里闪过嘲弄之色,却很平静的回了她的话,“他就在隔壁,你想看的话可以直接过去。”

  反正也不是什么病,除了被打的有些青肿之外,并没有什么大毛病。

  马悦哪里听不出董姗话里的轻视之意,暗下里咬了咬牙,“用不着你提醒我。”

  虽然知道现在去看付磊不好,可是事情必须在爷爷过来之前把口供给对好了,“你去把付磊叫过来,咱们对一下口供,不管怎么样也得把错推到夏天的身上去。”

  夏天聋了那是夏天自己的错,她一个人打三个人,把他们三个打成这样,凭什么她聋了就怨到他们的身上。

  听到马悦的话,董姗没有动,声音淡淡的,“付磊的腿骨折,不能移动,你过去吧。”

  “那一起过去吧。”马悦坐起来下床,“付磊的医房里有人吗?”

  要是有人她还是先不过去,让董姗把人打发走了她再过去,毕竟让人看到了也不好。

  董姗静静的看着马悦,“没有人。”

  把付磊送到学校,事情就被学校的领导接手了,就是不被学校领导接手,付磊和两个女的合伙打一个女生,还把对方打聋了,这样的人品质方面就有问题,哪里会有人愿意和这样的人接触。

  “没有人,不过学校的领导刚刚过来问过我,看到你没有醒,说过一会儿再过来。”董姗看到马悦的脸色变了,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解恨。

  虽然知道如今这样的结果是自己弄的,不过在马悦身边当了这么些年的跟班,天天被她不当成人一般的对待,如今总算也有看到她受挫折的时候了。

  “你怎么说的?”马悦紧紧的盯着董姗,“你不会把事情真相都说了吧?”

  “那我该怎么说?”董姗反问。

  马悦目露凶光,“你不要忘记了你爸爸将来能不能提干还要全靠我爷爷。”

  “所以我就该把所有的错都背下来是吗?”不用马悦多说,董姗也明白她想怎么做,心下说不出来的悲哀,不过一瞬间董姗就把自己失落的情绪掩饰起来,“你放心,你都知道我爸爸要靠着你爷爷,我怎么能不知道呢?我把错都揽了下来,也和学校的领导说是我和付磊处对像,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马悦对上董姗嘲弄的目光,心中就不喜欢,不过听到她说的话,才松了口气,“算你知趣,放心吧,这事不能让你白背了黑锅,我爷爷那边我会帮着你说话,现在离开学校,还可以去学别的,不能耽误你一辈子。”

  这算是给的承诺?

  董姗讥讽的没有接话,目光看向窗外,马悦也没有再挑她的毛病,反而安稳的躺到床上,最后才想起来,“那你和付磊对好口供了吗?”

  “我和付磊说你爷爷会让他呆在部队。”董姗知道付磊现在完了,只有给承诺,才能让他答应,“如果他不能呆在部队,到时他会怎么做谁也不知道。”

  所以最后付磊会不会和他们一起串口供,还要看马家给出来的条件,马悦也听得明白,面上嘲讽,“以前到是高看他,真是个唯利是图的人。”

  董姗听了冷笑,要不是看上马家的条件,付磊又怎么会答应与马悦在一起?现在说人家唯利是图,当初是谁主动给钱又说出自己的爷爷能帮着安排将来的?

  而在另一边的病房里,夏天看着医生写在纸上的字有时摇头有时点头,做为交流,许亦谦一直冷冷的站在旁边,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意,让病房里都跟着降了温度,学校的几个领导也在屋里。

  医生做了寻问之后,对许亦谦点点头,许亦谦冷硬出声,“反正她也听不到,在这里说还是在外面说不都是一样?”

  许亦谦这样说,学校的领导到也没有拦着,而医生的态度也让他们很担心夏天的情况。

  医生苦笑,这明显是把火撒到自己身上了,不过想想觉得这话也有道理,“头的后面受到了创伤,又因为剧烈撞击,才会失聪,眼下还要做个头透,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毛病。”

  “一辈子都会聋了吗?”许亦谦已经不耐的问出声来,“医生你就直接说结果吧。”

  绕来绕去的说那些,跟本让人不知道他说什么,这样磨磨唧唧的到像个娘们,让人心里越发的不痛快。

  “这个要等检查出来。”医生也给不了确切答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