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 > 《傲妃难驯》 > 第四十六章 相思之毒

第四十六章 相思之毒

本书类别: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作者:凤归云书名:傲妃难驯 更新时间:2017-07-18 06:33:01本章字数:2339

  夜色渐浓。

  别院里,除了几个房间还亮着灯,其余已经隐没在夜色中。

  段玉初站在藏书楼的顶楼房间里,凭窗而望,这里是别院最高的一幢楼,他站的位置,可以把整个别院内的情形尽收眼底。

  离山站在他身后,看着他衣服后腰上的斑斑血迹,面带忧色:“主上,南大夫已经来了,您还是先去疗伤,有国教黑衣卫在,保证别院里的蚊子都飞不出去一只。”

  “整个别院哪怕掘地三尺,都要给我找到她!”段玉初双手负在背后,淡淡的说。

  “按理说,那位姑娘伤势这么重,断不会跑太远,可是所有的地方都搜过,不仅没找到人,连血迹都没见到,也真是奇了怪了。”离山低声说。

  段玉初的手背,轻轻按住后腰的伤口,他到现在也没弄清楚,伤他的利器来自哪里。他越想,越觉得这个少女像一团迷。

  她说,她不是云昙,她叫容兮。

  容兮、容兮,你到底藏在哪里呢?

  他能看到别院外围高高的围墙,但是他的目光,却无法穿透那座假山。

  假山大石后,容兮一直倾听着周围的动静,等到一波衣袂声和脚步声响起又消失后,她突然出手,无声无息移开大石。

  她用最快的速度钻出来,又把大石无声无息移回原位,随即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就在她走后不到半柱香时分,假山上突然出现一个白衣人影,轻飘飘绕假山转了一圈,随即落到她刚才藏身的石前。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就见那大石往旁边移开,露出那块浅浅的凹陷处。

  他伸手轻轻抚过凹陷的地方,又把手指放在眼前,凝视半晌,忽然一挥衣袖,大石重重撞向假山。

  轰隆声中,烟尘四起,半边假山坍塌下来。

  随即,衣袂声、脚步声声、武器撞击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向假山这里包抄过来。

  黑衣卫的动作快,可是那白衣人的动作更快,身影瞬间消逝在夜色里。

  段玉初站在楼顶,听到假山那里传来的响声,凝神看去,正好看见那一闪即逝的白衣人影,他眸色渐沉,薄唇却挑出一抹笑意:“你居然能找到这里,呵,我还是小看了你。现在,我找不到她,那你,能找到她吗?”

  别院凝雪阁。

  长乐郡主楚钰和她的侍女住在这里,阁外已经被她带来的护卫围的铁桶一般。

  正屋里还亮着烛火,楚钰正在沐浴,一众侍女自然不能睡觉,都跟着瑞姑姑在外屋候着。

  通常楚钰沐浴的时候,都有贴身侍女在旁边服侍,可是今天她心情不好,浴水准备好之后,就把侍女都赶了出去。

  所以,容兮非常轻松就把楚钰打晕了,然后把她塞进床底,自己脱了身上的衣服,跳进浴桶里,惬意地泡起花瓣浴来。

  屋外的侍女们听见哗哗的水声,只以为是她们的郡主正在沐浴,哪里会想到,早已经换了人。

  容兮靠着桶壁,闭目养神,可是脑海里却浮现出刚才的情形。

  她离开假山,借着花木掩映,隐起身形,观察四周情形,发现到处都是高手,有明有暗,建立的巡逻搜查网络几乎没有死角,想要离开别院、又不惊动这些高手,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她正在思忖接下来的行动,就听见假山那面的巨响声,随即,那些或明或暗的高手开始快速往响声方面移动。

  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放过,瞅了个空隙,摸到一处偏僻的围墙边,本要攀墙而出,却听见围墙后面有很多压低了的呼吸声。

  很显然,别院的外部,埋伏了不少高手,就等着她翻墙而出。

  容兮当机立断,离开围墙,摸到了楚钰住的凝雪阁,以她的身手,想要潜入到房间里,自然不会惊动楚钰的那些侍女和护卫。

  容兮头枕着浴桶,用手轻轻拨动水面上漂浮的花瓣,思忖着刚才假山那里的巨响,到底是怎么回事。

  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也就不去想它了,她摊开手臂,把双臂搭在桶边上,手指间还夹了一朵暗红色的花瓣,微闭双眼,似乎随时都要睡过去。

  可是,如果有人站在旁边,就会发现,她搭在浴桶边上的双臂肌肉,慢慢绷紧,泡在水里的身体,微微弓起来,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小豹子。

  空气中,突然多了一种若有如无的香味。

  香味很古怪,浓郁芬芳,却又有微涩微湿之感,如无形的薄雾,粘附在皮肤上,从毛孔渗入血肉。

  容兮第一时间就屏住了呼吸,可是随即就发现没什么用,香味已经从皮肤往里渗去,身体的血液腾得一下热起来,淡淡痒意弥漫开来。

  就好像有人拿了软软的羽毛,正在轻轻挠着她的四肢百骸。

  从每一处皮肤,到每一根发丝,都开始涌起一种冲动,而这种冲动,让她无比渴望段玉初身上的气息!

  “相思花的毒发作起来,原来是这种感觉啊?”容兮喃喃自语。

  她曾经见过毒瘾发作的人,只要给他们一点点毒品,他们可以不把自己当人,任凭对方怎么着都行。

  此时,她就像犯了毒瘾的人,而段玉初就是她的解药。

  在和段玉初的打斗中,她流了不少的血,相应的也减轻了身体里的毒性,她体质又非常特殊,本以为剩下的余毒不会有什么影响。

  没想到,相思花的毒,原来是通过这种香味诱发!

  她想冲出去,想找到段玉初,想伏在他的脚底,予取予求。

  指间的暗红花瓣,慢慢变成齑粉,飘落到浅褐色的地板上,她的手指蜷缩起来,指甲深深掐入掌心肌肤。

  身体开始往下滑去,头顶没入水中,强烈的窒息感,依旧没有压抑住体内的冲动。

  她双臂垂落,沉入水底,左手背上三根雪亮的尖刺伸出来,一点点插进大腿。

  鲜血涌出,一抹绯红,在水里淡去。

  流出的鲜血,带走了一些相思花的毒素,终于压制住了那种深入骨髓的渴望。

  直到在被溺死的边缘,容兮才从水底浮出来,把头探出水面,空气里那种浓郁古怪的香味还在,可是却比刚才淡了许多,已经不能控制她的心志。

  她垂下头,看着大腿上,还在不断冒血的三个洞。

  为什么房间里会突然出现这种香味,是从哪里来的?

  这种香味肯定不会大面积的施放,如果不是在封闭的空间,早就被风吹散了,根本不会有什么用。

  段玉初应该已经察觉到她隐匿在凝雪阁,可是却不能确定到底在哪个房间里,所以索性把香味释放到整个凝雪阁,激发她身体里的相思花毒性,诱使她主动现身。

  长乐郡主楚钰既然在凝雪阁,护卫自然不方便进来搜查,他才用了这种方法。

  直到香味完全消失,容兮才用意念催动伤口止血收口,大腿上的三个血洞很快消失,表面凝了三个血痂。

  刚刚松口气,忽觉脑后如芒在刺,有人正在盯着她!

  容兮身体骤然绷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