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 > 《祸国宦妃:冷王欠调教》 > 第七十四章:沉迷男色的无耻下流女

第七十四章:沉迷男色的无耻下流女

本书类别: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作者:空调书名:祸国宦妃:冷王欠调教 更新时间:2017-07-18 06:01:01本章字数:1634

  简兮那秀气的眉头皱着了委屈可怜的八字形,转身离开了木屋,随即绕到了木屋的身后,来到那昏厥过去的暗卫身旁,伸手摸了摸那暗卫的胸膛心脏的位置……

  常人看气息,一般都看鼻息,手腕把脉,亦或者是脖颈处的心律跳动。简兮这个直接摸心脏的方式在南景尘看来,又是另外一番深意了。

  简兮转过身看向身后跟着的暗卫,出声道:“还活着,你先把他带给大夫看下吧!不知道能不能耽误下去……”

  怎么也是因为自己平白摊上了南景尘的怒意,出了什么事,于心难安。再说依照南景尘的那性子,估计置之不顾或者随后找个地把他埋了,又或是还有惩罚也说不定。

  简兮身后的暗卫面露难色,没有回答简兮,也没有作出下一步的动作。

  眼前已经有一个列子了,没有王爷的命令,他们不敢造次。

  简兮眉头不悦的皱起,直起身来透过那木屋的破裂处看向那站在原地的南景尘,提高了些音量出声喊道:“我要带走这个暗卫,你若是不吭声,就代表你默认了。”

  从简兮进来的那一刻,南景尘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那一双墨瞳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张有些苍白的小脸,是单纯的想要救他,还是另有其他目的?

  南景尘的沉默让简兮安心下来,她转过身来对那依旧有些不安的暗卫出声道:“他已经应许了,你背着他,我们走吧!”

  那暗卫迟疑了一番,抬眸看向那木屋中一身黑色玄袍的男子,见脸色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上前弯腰伸手,将昏迷不醒的同伴背起,朝着听风园门口的方向缓缓离去……

  简兮的气息一远,南景尘就散了跪了一地的暗卫,竹林中微凉的风透过木屋之间的缝隙紧紧包裹着南景尘,还带动着那地上一瓶瓶瓷白的药瓶,滚动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她背后的伤势本来就没有处理,昨夜在马车中那一摔越加严重,更是流血不少。

  当然他触及马车上那一片暗红的血迹时,出声命雨烈给她送些药,可一开口就已经心生后悔了……

  一夜无眠,南景尘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突然惊觉过来,自己引以为傲的自控力总是能在那奴才的一言一句中轻易崩溃瓦解。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

  大明殿偏院。

  “痛痛痛痛……。流烟,你就不能轻点,很痛啊!”简兮整个五官皱的十分难看,嘴里不停的叫唤着。

  身后的流烟拿着一根毛巾清洗着简兮后背的伤口,丝毫没有因为简兮那一连串的痛呼就停下手来亦或是温柔,反而还加重了几分力道,嫌弃出声道:“就这还不长点记性,还敢去招惹南景尘,痛死你都活该。”

  伤口经过了一晚上都没有处理,那血液早已结痂,要是再晚那么些,这伤口怕是要感染溃烂了。

  简兮趴在床上,眼睛看向对面床铺上昏迷不醒的男子,有气无力的反驳道:“你懂个毛,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觉着我这抱得美男归是有望了。”

  话音一落,流烟看着那背上红肿化脓的伤口,一副没救的了叹了口气:“都伤成这样了,等你抱得美男归的时候,那是不是连命都没有了?”

  简兮嘴角扯出一抹淫贱的弧度,“你说你,整天捣鼓那些面具有个毛用,脑子就是个摆设。今天中午听管家说南景尘从昨晚上回来就心情不好,一定是昨天晚上我跟南吟风喝酒喝高兴了,他吃味了,但是因为我这身份,他得挣扎啊!所以才会对我生气……”

  流烟:“……”

  就这她还能说啥呢?

  流烟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以前的简兮何等英明,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沉迷男色的无耻下流女了……

  许是流烟的恨铁不成刚,手上的动作越加不留情了,麻利的开始清洗上药,偏院的上空中开始响起一阵阵杀猪般的喊叫声——

  不大一会儿,流烟麻利的将绷带打了个结,开始收拾身旁的残渣。

  简兮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嘴里还在不停地嘟喃道:“我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来自单身狗的怨念,流烟,你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

  流烟好没听懂第一句‘单身狗’是何意思,但后面俩句听懂了,嫌弃地憋了一眼床上的简兮,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闲着,没好气的吐声道:“横元朝女风保守,未出阁的女子就算在街上多看男人一眼都会被认为是下贱淫荡,像你这种,应该会被拉起浸猪笼的吧!”

  简兮眨巴眨巴眼眸,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说得云淡风轻的流烟,下意识低声嘟喃道:“还好我是太监……”

  流烟无奈又是一口重叹,突然发现,这简兮只要遇上南景尘,以往的聪慧和运筹帷幄都变成了虚幻泡影,天机阁阁主要嫁夫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题外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