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灵异 > 《浮世青冥》 > 第四十一章 纳兰会面

第四十一章 纳兰会面

本书类别:灵异作者:紫妖月书名:浮世青冥 更新时间:2017-07-18 06:01:01本章字数:2795

  “小姐,鸿叔为了方便联络,留下了传送阵法,我们用那个就可以直接过去。”说着,纳兰秋就拿出一块圆形的镂空玉佩。

  玉佩的样式简朴,中间刻着镂空的“纳兰”二字,最上方有一个圆形的小凹槽。

  纳兰秋刚要动手往凹槽中注入灵力,却被叶谷墨阻止了:“不能在这里用灵力,去远一点的地方,吴景回来会发现的。”

  纳兰秋点了点头:“也好。”

  两人走出花店,在居民区内找了个无人的小花园就准备开启传送阵法。

  灵力注入凹槽后,雪白的玉佩就散发出了蓝色的光芒,不是很刺眼,只是淡淡的光芒,但叶谷墨却能感觉到有一种强大的灵力在飞速运行。

  “这块玉佩就是传送阵法的钥匙,以我们纳兰族特有的灵力来激活它,设阵者封印在其中的强大灵力就会被调动起来,再结合设阵者感知灵力后下达的准许进入的命令,两边的时空就会被灵力打通,形成一个暂时的缺口,能达到传送的目的。”

  纳兰秋说完,叶谷墨就看见玉佩散发的光芒更甚,直到所有的光都汇集在了凹槽之上,然后向着前方映射,竟无端出现了一道蓝色的光门。

  叶谷墨跟着纳兰秋走进门内,突然感觉一股强大的灵力在强行拖拽着她的身体,叶谷墨按照纳兰秋的嘱咐做,闭上眼睛,放松身体,把灵力集中在丹田,让那股强大的灵力指引她们。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强硬的拖拽感消失了。此时叶谷墨觉得应该是离开了光门传送的范围,脚已站在实地上,周围一片寂静。

  “小姐,我们到了。”耳边传来纳兰秋的声音,还有一个沉稳的脚步声。

  叶谷墨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站在湖中心的一处楼阁之中。楼阁施施然独立于湖中心,三层而立,红木黛瓦,户牗错落齐整,檐台飞角,颇具古风。仔细一看,每一层楼的每一处檐角上竟都挂了一串铜铃,微风轻抚,铜铃作响。迎面送来的青竹之味,更是让人神清气爽。

  叶谷墨再向四处张望,湖周围竟是一大片竹林,高低错落,满眼青翠,楼阁与湖岸间有一座弯弯的拱桥,与水中倒影映衬着,倒像是一轮石做的圆月。沿着桥一直往岸上看,竟是一条曲径通向竹林深幽处,只是花木深处不是后禅院,竟是一个园林式的小院子,看上去像是有人居住。

  “这么大的地方得需要多大的空间来设计虚无空间?”叶谷墨不得不感叹眼前之景了,亭台楼阁,竹林曲径,园林居室,这么大的手笔竟是纳兰鸿的虚无空间?

  叶谷墨刚才听到的脚步声还在继续,似乎是从楼阁之上传来的,依旧沉稳,不急躁,不谦卑,就是这么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自上而下。踩下的步伐似乎暗和着某种节拍,一下一下敲在叶谷墨心上,让叶谷墨不得不调动全身灵力来抵抗这种震人心魄的节奏。

  “我们纳兰一族本就是人世间的名门望族,即便得罪了神冥两界,在人世间我们的地位依旧不容撼动。这里的真实空间是一个别墅群。”纳兰秋自然也听到了脚步声,面朝着正门处便弯身作揖。

  “别墅群?那确实挺有钱的,这位就是纳兰鸿叔叔吧。”叶谷墨终于看到了脚步声的主人——纳兰鸿。

  纳兰鸿从楼上下来,走到门口处,正好露出了自己的整个身子,就这样站定,细细打量着叶谷墨。

  纳兰鸿一身青白色大袖衫,领口大敞,袒胸露怀,乌黑长发恣意披散,随风而扬,脚下踩着桑木做的高齿木屐,活脱脱是一派魏晋南北朝不羁公子的形象。

  身长八尺,形貌昳丽,双眼剑光四射,有开天辟地之精气神。虽穿着如魏晋文士般放浪形骸,但目光炬炬,有如济世之英雄,当仁不让之气魄尽显无余。

  纳兰鸿打量着叶谷墨,似要将她一寸一寸剥皮抽筋,看清楚那流动着的、沉寂着的纳兰一族的血脉才肯承认她便是他一直领命守护着的纳兰繁独女纳兰墨。

  叶谷墨却不畏他的眼神,大方从容地站在原地,微微轻笑着接受他的审视。

  过了许久,就在纳兰秋终于要忍不住出声提醒纳兰鸿的时候,纳兰鸿突然说话了:“好!不愧是夫人的独女,就凭此气魄,当不负夫人之厚望!属下纳兰鸿参见小姐!”说完,纳兰鸿便一撩衣摆,单膝跪地,以示臣服。

  纳兰秋见状,知道纳兰鸿对小姐颇为满意,自是心下欢喜,也立刻转身面对着叶谷墨,单膝跪地。

  叶谷墨知道自己这第一关算是过了,心下暗暗松了口气,就立马上前亲自扶起纳兰鸿,又把纳兰秋给叫了起来,才说:“鸿叔叔对我大可不必如此多礼,这么多年若不是鸿叔叔掣肘着纳兰铃灵,恐怕我早已沦为她的傀儡,又如何有今日的自由?我父母皆不在,鸿叔叔便是我的亲人,不需行如此大礼。”

  “我原本是夫人的侍卫,夫人临去前命我用生命护着小姐,那么这便是我的职责,礼不可废。如今世道多变,神冥两界已成水火之势,一旦再度大战,我们纳兰一族绝不可能置身事外,小姐,您的责任太重,一定要珍重!”

  纳兰鸿带着叶谷墨走进了屋子,为她斟了一杯茶。

  “我明白,当年大战内幕绝不是那么简单,我母亲死得冤,纳兰一族更是平白受了这许多年的冤屈,如今只能自守于凌海。鸿叔叔放心,当年您拼死把我从死人堆中救出,我就一定不会辜负族人的期望。我一定会为纳兰一族雪耻,让害死我父母的真凶碎尸万段!”

  叶谷墨死死攥着杯子,眼神狠厉,周身戾气尽出。就在这一刹那,纳兰秋和纳兰鸿竟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灵力威压,他们不自觉把目光投向叶谷墨,可叶谷墨却已收敛气息,平静地喝着茶水,好似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觉。

  纳兰秋倒觉得没什么,但这却瞒不过纳兰鸿,那一股王者之气,狠辣之感绝不是一个刚学会用灵力的新手能拥有的,这必定是经过无数的战役,看过残酷的尸山血海,经受多年魔鬼磨炼才能拥有的狠绝之气。如同他自己,如同……叶谷墨身边的吴景。

  但纳兰鸿却没有再过多的询问,之前纳兰渊公子已经来过,特别吩咐若是发现叶谷墨有什么不对劲,不要多问也不要多查,时间一到他自会明了。莫非纳兰渊公子早已知晓墨小姐的异常?

  “鸿叔叔,您的人手还是由您来安排,纳兰秋跟着我就行了,至于纳兰千羽,既然是您教出来的人,就由您来处置吧。现在吴景与我同行同宿,我自觉没有那个本事瞒过他,现在接手也许不是好的时机。”

  叶谷墨喝完茶后转头对着纳兰鸿吩咐道。

  纳兰鸿听到叶谷墨的说话,只好打断刚才的思绪:“好,纳兰千羽的事情小姐不用忧心,若有任何事,让纳兰秋代为传信便是。这是我们纳兰一族嫡系子孙才能修习的《纳虚心法》,小姐好生体悟,必有益处。”

  纳兰鸿将一本泛黄的古书交到叶谷墨手中,神情庄严。叶谷墨低头一看,原来在“纳虚心法”这四个字下还有一行小字,其上写着“赠吾儿纳兰墨”。字迹清秀,一笔一划清晰可见,想来是纳兰繁亲手所书。

  “这是夫人在怀小姐的时候亲手所录,想着小姐日后必定是纳兰族的骄傲。”纳兰鸿看见叶谷墨收下古书,不由心生感慨,似乎纳兰繁当年夜半抄书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叶谷墨一句话也没说,双手接下古书,便收纳于阴冥戒中,沉吟一会儿就起身说:“时候不早了,鸿叔叔,你重伤未愈,好生休养,我先行一步,再有事,我会让纳兰秋来报信的。”

  纳兰鸿也赶忙站起身,对着叶谷墨作了一个揖,说:“小姐放心,如今小姐身在虎狼之穴中,不得不与魑魅魍魉打交道,还望小姐保重自身。”

  叶谷墨“嗯”了一句便转身带着纳兰秋离开了,离开时叶谷墨走在最前面,纳兰秋远远跟在后面,所以谁也没有发现叶谷墨此时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一阵风吹过,都散为了云烟。

------题外话------

  我真的想说,小墨绝对不是坏银!吴景也绝对不是坏银!还有,各位读者大大踊跃收藏哦!惊喜多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