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 > 《皇妃在上:太子从了吧》 > 第55章 暴室

第55章 暴室

本书类别: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作者:百鬼昼行书名:皇妃在上:太子从了吧 更新时间:2017-07-17 23:37:01本章字数:3238

  孔稼轩口中的“不该来偏来,该走却不走”之人,各位且猜猜看,究竟是何人?

  对喽,就是那个被人遗忘在了锦阳宫暗道中的淳于彦,这个三毒太子。那日,孔其琛与严闻天师徒二人出了暗道,煽动着那些黑衣人往锦阳宫外“自投罗网”。而淳于彦,却是一直呆在暗道中,迟迟不见动作。当孔其琛师徒大闹了御花园,后又被软禁在懋华殿当晚,这淳于彦才悄没声儿的从暗道中露出头来,趁着孔其琛一把火烧了懋华殿的空当,径直出了宫。

  淳于彦的那位贴身“小厮”阿七一直守在客栈,只等自家主子回来。外头的外围守卫自打主子进了宫就一直不见再派人来守着,怕是他们也知道主子不在,没必要呆在这里浪费时间。阿七愤愤的想,一个个的都是些想要置人于死地的狼!

  阿七在客栈等的焦急,没有消息传出来,也不能把消息递进去,仿似太子殿下就犹如消失一般。若是太子在群狼环伺的中梁皇宫出了任何意外,她该如何去跟皇后娘娘交代?临走前,皇后娘娘可是将太子殿下的性命交到自己的手中的。这厢还在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另一边,淳于彦从宫中脱了身,半夜三更回了客栈,恰巧遇上因担忧而夜不能寐的阿七。

  “太……主子!”阿七看清来人,一脸喜色。“主子终于回来了,再不回来,阿七都要打定主意去闯一闯中梁皇宫了!”淳于彦摆摆手,“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先离开这儿,回头再细讲。”

  阿七欢快的应了声,就要去收拾行李。“三毒太子何必急着走,连口茶都没吃,若是回去了,岂不是教人说本王招待不周。”晋王带着人进来,浅笑吟吟。淳于彦面色凝重,“晋王的招待,本宫承担不起,若是不是福大命大,怕是早早就葬身在了幽暗的暗道之中。”

  萧令骐面上带笑,“太子说笑了,这些都是误会一场。之前是本王没有见到三毒太子的诚意,只道是太子是来从中作梗的。如今本王也晓得了太子殿下是真心诚意来助本王谋取高位。太子也只管放心,当初答应太子的,日后绝对会双手奉上。”淳于彦始终是冷冷淡淡的一张脸,甚至连眼皮都没抬起来一下。阿七更是一张俏脸上都是愤然之色,杏目圆睁,像是恨不得上前咬死萧令骐一般。

  “晋王殿下绝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此说这些。”淳于彦负手而立,窗外银月皎洁。“太子到底是个明白人。本王此次前来,自然不是为了叙旧谈天。既然你我二人已然达成合作,日后自然是要互帮互助才对,如今本王恰巧遇上一件难事,非是太子帮忙不可。”萧令骐挥挥手,让身旁的人都在外头守候。阿七望着淳于彦,眼神中满是不舍之意。

  淳于彦点点头,“你在外头等我,别走远了。”阿七低头应是,行至萧令骐身边的时候狠狠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才像是解了气,出了房门。“太子这个内侍倒是有趣的紧。”萧令骐找了个干净地方坐了,面上带笑。

  “下人不懂规矩,晋王殿下不要放在心上。”淳于彦远远的坐了,并不与萧令骐同座。萧令骐也不以为忤,“自打太子进了中梁国境内,你我二人注定就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太子此次全心全意助我,度过这次难关,今后太子若是寻求帮助,本王自是要助太子一臂之力的。”

  淳于彦自顾自到了一杯茶水,“本宫是天道正统,只求安稳。倒是晋王你,都说富贵险中求,晋王这条路才是险中之险。”萧令骐有些不愉,淳于彦这话是嘲他得位不正,非天所庇佑的吗?

  “自古至尊之位均是能者居之,中梁太子暴虐无道,贪图享乐根本不配为民之表率。本王身为皇室宗亲,自是要为民除害。”“为民除害”四字一出,淳于彦才算是抬了眼皮,唇角一抹轻笑,“晋王殿下有大义,吾等实在是拍马不及。”这话说得实在是嘲讽意味十足,偏偏萧令骐脸皮被城墙拐弯还厚,竟一点没有脸红羞愧之意,反而得意洋洋道,“大义谈不上,为了中梁的国运,本王定是要殚精竭虑,死而后已的。”

  站在门外的阿七“噗嗤”笑了出来,反而萧令骐带来的人均是不解。“无事,一直蝇子在这儿聒噪得很罢了。”

  淳于彦老神在在的抿了口热茶,“晋王还是说明来意,本宫实在是乏的很。”萧令骐说了半日也是口渴,却不见淳于彦有任何要请他喝茶的意图,只得舔了舔唇。

  ——

  富顺被罚在暴室里做着苦力,正费力的用石杵舂米。与他同在一处做活的,还有一个以前相熟的同乡。“富顺大哥,你这是作何被罚在这暴室之中啊?”暴室总管出去了,富顺的同乡才敢上前与富顺搭话。

  富顺揉了揉发酸的肩膀,“还不是得罪了宜祥宫里头的,这才惹来了祸事。”富顺叹了口气,将石杵放在了一旁。“富顺大哥不是尚器局的,怎的得罪了宜祥宫的人?”

  “唉,还不是流年不利。如今宫中正是多事之秋,人人自危,多说无益。”富顺正要与那同乡多说些体己话,就听见暴室外头传来总管的声音。“哎哟,您小心台阶,这儿路不好走,别闪了您的脚。”富顺慌忙拿起石杵,正要继续做活儿。

  只见暴室总管躬身进了来,身后跟着的,正是近来东宫中春风得意的“柯南”内侍。“富顺何在?”暴室总管高声问了一句。富顺骤然被点了名,一时惊的说不出话来。孔其琛在众人中一眼见到“干爹”,拉着暴室总管往一旁去。

  “这位大哥,您行个方便,这点小意思还请笑纳。”孔其琛从袖间摸出一个小钱袋,不由分说塞在了暴室总管的手中。“这个富顺,是咱家的一个故人,以前对咱家多有照顾,如今他落了难,咱家于情于理都得见上一见不是。”

  暴室总管掂了掂手中的份量,喜上眉梢。“好说好说。柯兄弟就是好心肠。您快着些,一会儿还得叫他们去浣衣局洗衣裳呢!”孔其琛站在一旁等着暴室总管将人提来。

  富顺战战兢兢跟在总管身后,抬眼就看到“干儿子”,不由多看了两眼,面露喜色。“小……柯总管安好。”原本的话还没到嘴边,就被孔其琛冷漠的眼神吓得止住了话头,最后化成了一句毕恭毕敬的请安。

  暴室总管揣着银子,乐呵呵的给二人留出了说话的地方。富顺小心翼翼抬眼去看孔其琛,面色微变。“干爹叫儿子好找。本还想着咱家这会子得了主子的欢心,就连例银都水涨船高,日后好孝顺孝顺干爹的。谁知这天不遂人愿,干爹怎的能到了这种地方?”

  富顺见四下无人,腰杆儿也挺直了,说话也硬气了不少。“还不都是咱家养了个好儿子,小柯,你现在倒是好大的本事。”孔其琛轻笑,“干爹说哪里话,小子不过是一个没名没姓的,哪里就配的上涨了本事这一说。再说宜祥宫是什么地方,贵人面前小子可是不敢造次。”

  话虽如此,富顺却又怎会信了她的话。毕竟也是宫里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老人,比起刚入宫不久的孔其琛,段位实在是高出太多。“你还真别高兴的太早,咱家尽管现在失势,难保今后不会再有翻身的一天,若是就凭你现在这点三脚猫的本事,想要来踩咱家一脚,都怕你闪了脚脖子连路都不能走了!”

  孔其琛冷笑,“在这儿耍狠逞凶的算什么,干爹到底是上了年纪,不服老却是不行了。”富顺生平最忌讳旁人说他老,孔其琛这话算是踩在了他的痛脚上,原本平和的面容顿时变得扭曲而又狰狞。“你个小兔崽子别得意!当初不也是靠着那个被千人骑万人压的身子,才能在殿下面前领了差事。现在又傍上了姓陈的老夯货,想要另投主子。呸!老子都嫌你脏的慌!”

  富顺这样高声的叫喊,吸引来了一直守在外头的暴室总管。“赶紧把他带下去,找东西糊了嘴,省的污了柯兄弟的耳朵!”同进来的还有几个在暴室内当差的禁军,个个生的膀圆腰粗,一脸煞气的模样。

  他们二人说话的地方临近马棚,禁军们一听说找东西糊嘴,就径直从马棚里头摸出一把干马粪塞进了富顺的口中。原本喝骂不止的富顺立刻被这一嘴的马粪呛得差点背过气去。孔其琛只装作看不见,冲着暴室的总管摆摆手,“咱家这个干爹实在是脾气太犟,如今更是一点劝都不听了。唉,咱家也是心中郁结难纾,无能为力啊!”

  “柯兄弟仁慈心肠,都是这老货不识抬举。柯兄弟可不要放在心上。”孔其琛理了理身上的衣裳,“咱家又岂能跟他计较。倒是总管,咱家的这个干爹就托付给总管‘好生照料’了。”暴室总管圆脸上的肉因着谄媚的笑意全都挤在了一处。“柯兄弟只管放心,保证让他有今日无来日。”

  孔其琛满意的点点头,“干爹就喜欢那些刺激的,就劳烦暴室的几个兄弟,‘好好伺候’了。”说罢,转身离去。暴室总管望着孔其琛远去的背影,心中暗暗美了一阵。

  “将这人关到暗房去,再找几个军爷过来乐呵乐呵。”身后的两个禁军相视一眼,都带着些邪恶的微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