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潇湘首页 > 架空 > 《邪王绝宠将军妃》 > 丑颜惊现

丑颜惊现

本书类别:架空作者:叶秋书名:邪王绝宠将军妃 更新时间:2017-06-19 22:52:46本章字数:3011

  “老子不知道从战场上死里逃生多少次,见了多少死人,还怕你的相貌。”四个官兵哄笑一片。“你抬头来让哥几个看看,看是否会惊扰我们,哈哈……”

  “那官爷,小的见笑了。”木青缓缓的抬起头,只见他的左脸上蜿蜒这一道刀疤,几乎占满了整张左脸,十分清晰可见。初始,领头的向后退了一步,声音有些颤抖,“你这伤疤是如何弄的,怎如此吓人。”这伤疤是沐清歌更好地掩盖身份,用易容术遮掩的,看起来十分吓人。

  木青敛了敛眼中的嘲讽,眼中一片伤痛,“回官爷,小人家门不幸啊。小人携家中老母和娘子盛都安居,谁料途中竟遇贼人要侮辱小人的娘子,小人不从,谁料贼人竟……竟……杀了我的老母和娘子,贼人砍了我一刀,以为我死了,却不想我福大命大,被山上的樵夫所救,才活了下来。”这些都是木青平日在茶楼听的话本子,没想到今日派上了用处。但主要是木青想到了收入天牢的父亲和沐府上下一百多人口,话语中多是动情之处,让四个士兵也有所动容。

  “罢了罢了,事情都过去了,你也不必如此伤怀,好好珍惜现在吧。”领头的士兵拍了拍木青的肩膀,木青一动不动,领头眼中闪过一道微光,转过头。“兄弟们,这里没有可疑之处,我们走吧。”

  “那下的就不送了,官爷请!”木青规规矩矩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不经意的擦了擦泪水,瘦小的身材倒有了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这领头的目光更加深了。送了他们出门后,为了不让他们起疑,木青慢慢的关上了门,顿时松了一口气,手中早已沁满了细汗。她隐隐觉得这个领头的绝非简单人物,怕是对她已经起疑了,这里恐怕不是久留之处,得早早离开。

  事实上,的确如此,领头陆明进门时就发现,宅子里的摆设似乎是最近才采办的,院子里灰尘明显的说明木青是刚刚搬进来的,尤其是他拍木青的肩膀时,木青一动不动,绝对是个练家子。陆明再想想他的故事,只要仔细推敲,纰漏是很明显的。但他眼中伤感不是作假,所以陆明也没有当面揭穿。更何况沐将军叛国并非是所有人都相信的,所以无论木青是不是沐清歌,他都会放过她。

  “大哥,那个木青明明很可疑,我们为什么不把他抓起来,说不定我们还有一笔赏钱呢。”其中一个士兵出声问道,剩余的两个也随声附和。“是啊,是啊,大哥。”

  “得饶人处且饶人。沐府已经没落了,这沐清歌是沐将军唯一的女儿,活着对皇上的威胁也不大。与其赶尽杀绝,不如放她一条生路,也算是对沐将军的报答了。”三个人互相望了望对方,面面相觑,他们都是受了沐将军的恩情的。

  是夜,凤焰皇宫御书房。

  “启禀皇上,李公公回来复旨,在外面候着,是不是……”一旁的小太监看着这位年轻的帝王,战战兢兢的等待他的回答。君天宇背着众人,看不出他的情绪,但小太监似乎从他的背影上看到了失落、无奈还有悲伤。只是一瞬间,小太监都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了。肯定是这样的,皇上怎么可能会难过呢?小太监心中默想。

  君天宇,凤焰的帝君,年纪仅十八岁,十岁时就登上了皇位。正是因为他年纪小登上皇位,如今的他处处受制于当今玉贵妃的父亲平南王顾长明,顾长明根基已深,手握重兵,拔掉这棵大树不是一时的事了。只是朝中的大臣都以他马首是瞻,不听话的人也被他找各种名头处置了。如今沐府的事,怕是朝堂上又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了。

  君天宇紧握袖中的手,这些血债他会一笔笔向顾长明讨回来的!君天宇袖中的拳头慢慢松开,眼中平静无澜“宣他进来。”

  “是,陛下。”小太监站直身子,“宣李公公——”

  很快,李公公就跪在君天宇面前,向他说了今天的事,还有沐云海要他转告的话。听了李公公的话,君天宇身影一震,李公公常年陪在君天宇身边,也知道他的无奈,只是摇了摇头。“皇上,老奴在抓捕沐府人时,这沐府小姐沐清歌不见了,这……可如何是好?”

  “沐清歌?沐清歌不是反抗抓捕被乱刀砍死了吗?这个沐清歌也是死有余辜。”到底是陪伴皇上身边的人,听了这一句话,就明白了君天宇的意思了。

  “是老奴糊涂了,老奴老了呀,老奴这就去告诉卫统领一声。”君天宇想护住沐府唯一的血脉,只能对外宣称死亡。

  “平南王,你不能进去,没有皇上的召见,你不能进去啊。”刚刚的小太监林守正拦住闯进来的顾长明,顾长明也是武将出身,一脚踢了下去,林守正吐了口血,就晕了过去。看到这儿,君天宇的脸色不是很好,一个大臣当面挑衅他的权威,可他只能忍,袖中的手又被死死地握成拳。平息了自己的情绪,君天宇转身坐在龙椅上,看着即将进来的顾长明。“平南王,何必跟一个奴才置气,自降身价呢。”

  “臣拜见皇上。”顾长明一脸倨傲的看着皇上,面上没有半分敬意,没听到君天宇的命令,就自顾自的起了身。“皇上身边的人似乎越来越不懂规矩了,臣可是有皇上的圣旨,可随意进入御书房的,这狗奴才还敢拦着本王,本王没有将他打死,就是饶了他一条狗命。”

  据说,先皇微服私访时,遇刺,遇到路过的顾长明,救了先皇一命。先皇回宫后,就颁布圣旨,赐顾长明一个侯爷的位置。多年后,顾长明在战场上立下赫赫战功,先皇赏赐了不少金银财宝,又封为平南王,手握重兵,连先皇都忌惮三分。如今新帝即位几年,政局刚刚稳定,对顾长明还有倚仗之处,顾长明就更加肆无忌惮。更何况当今皇上未立皇后,而顾长明的女儿顾玉萱是后宫的贵妃,级位最高,在后宫独大,盛享圣宠。当今天下,顾家在朝堂上排除异己,后宫有玉贵妃坐镇,可谓凤焰成了顾家一家独大。

  “来人,将他带出去,免得污了皇上的眼。”顾长明让门外的侍卫将林守正拖走,又看了看坐着的君天宇,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李公公本想出声,但被君天宇用眼神阻止了。“平南王,来朕这御书房,恐怕不是教训一个奴才这么简单的吧。”

  顾长明脸上满满的不屑,一个黄毛小子还想跟我斗,等你毛张齐再说吧。“皇上,臣是来请示,这沐府上下都被收押,不知皇上准备何时处斩沐云海。”顾长明直直的看着君天宇,不想放过看这个帝王笑话的任何一个机会,君天宇越是重视一个人,他越是打压他,看他还有什么翻身的余地。

  “依老奴看,凤焰和北汉的战事一触即发,正是用人之际,沐云海在军中威望甚高,若此时处死沐云海,这军心恐怕要乱了。如今这沐云海收押在天牢,也跑不了。不如,将这事拖延几天,再说不迟。”李公公是君天宇的心腹,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只是借李公公的口替他说出来了。

  “李公公怕是忘了,这沐将军犯的可是通敌的罪过,这通敌可是死罪,按律可是要诛九族的。”

  “这……”

  “那依平南王看,该如何处置沐云海呢?”君天宇面不改色的看着面前的顾长明,他真的好想一剑砍了他。

  “依臣看,李公公说的不错,这凤焰和北汉的战事即将爆发,这叛贼应当及早处置,不如明天就斩首示众。”在顾长明看来,沐云海一日不除,他就一日不得安心。

  君天宇看出来了顾长明对沐云海的忌惮,所以才一再拖延沐云海的行刑时间,企图找到证据,为他伸冤。只是这幕后之人处理得太干净,让他找不出一丝蛛丝马迹,令他懊恼不已。而刚才顾长明的语气也并非是来商量的,倒是来通知他一声;沐云海明天处斩。只是还好,顾长明并不知晓,沐清歌逃脱的消息,这时需尽快解决。

  顾长明嘲讽的看了看君天宇,拍了拍衣袖转身离去。走到门口时,又转头说,“皇上这玉贵妃进入宫中也有五年了,掌管后宫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是否该立个皇后了。哈哈哈哈……”

  君天宇看着顾长明扬长而去的背影,心中的一团火一直无处发泄,只得对桌前的笔墨纸砚撒气,顿时,书房一片狼藉。半晌后,君天宇才出声道,“派人处理一下沐清歌的事,干得干净些。”

  “老奴领旨。皇上,这书房……”

  “无事,朕自会叫人处理。”

  “是,老奴告退。”李公公走后,留下君天宇一人。君天宇苦笑了一声,“怎么看了这么久的戏,还不下来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