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玄幻>星河沉

1逃离

书名:星河沉|作者:拂光|本书类别:玄幻|更新时间:2017-06-20 10:51:59|字数:3148字

  旭日的光穿过黑漆漆的洞口,一点一点的驱逐黑暗,靠着岩石的小人儿闭着眼,满脸的凝重,皱起的眉凸成小丘。

  不远处老鼠窸窸窣窣的声音正准备觅食,它靠近这个浑身是血的小人儿确定她是不是已经断气,它能不能享用美餐。

  小人儿忽然睁开眼,手已更快握住狼骨磨成的棒,目光警惕,看见吓得不动弹的老鼠。直径走到洞口,阳光扑打在苍白的脸上。

  闭上眼让神经暂时放松几秒,“真好,又多活了一天。”

  她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地方,什么也不记得。睁开眼便是无尽的厮杀。

  风吹得灌木丛瑟瑟作响,似乎有不一样的声音,她闭上双眼,靠耳朵来辨明。有东西正在灌木林里穿梭,很快它们便静止不动,匍匐在地上伺机行动,虎视眈眈准备给予致命一击。

  当她睁开眼的一瞬间,狼群纷纷跃起,露出致命的獠牙,绿幽幽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食物。

  本来以为是轻而易举的事没想到已经拖到第七天,头狼下令这个小女孩必须成为它们的盘中餐。

  与此同时她往后一跃,空中翻滚,举起手中的棒挥向向她袭来的狼,出手快狠准训练有素,当她落地时一只狼也倒在地上。

  这是她的一种本能,好像她生来变会武功一样,身体比大脑反应更快,更狠的击向狼群。

  头狼看着已经三个弟兄倒地,目光狰狞的看着这个小女孩,。

  经七天了,跟她纠缠了七天,要不是它们在夜晚不能出来,这个女孩早被它们撕碎了。

  当然,头狼也不是魂兽,能做些基础思维已经很不错了,它不能进行更进一步的思维,只有厮杀才能以解心头之恨。

  她在狼群中穿梭,击打,不敢放松每个步骤,只要一慢下来她就会被狼爪袭中。

  到底怎样,怎样才能突破这个狼群到外面去,每次狼群都将去路挡得死死的,将她重重围在这方寸之内。

  她的目光急切的想要找到出口,逃离这无尽的厮杀。

  头狼屏住呼吸跃到她后面,露出狰狞的笑容。

  她察觉到时,反手挥棒,吭的一声,击中头狼的头。

  头狼嘴角溢出血,目光坚定的抬起利爪。

  她的生命又一次到了危险边缘。狼群看见头狼在攻击,默默围成个圈,这是它们的习惯,头狼拥有最高的威严,头狼决定狩猎时它们只需要围成圈形成个小小的狩猎场来助阵。

  双方无数次的对碰与闪退,女孩的身上已经开始泛红,本就破旧的衣服,更加破烂。

  她飞快的环顾一下四周,头狼的力量与速度都远超普通的狼。不行,再这么拖下去,她肯定会被累死。

  有了。

  头狼抓住她分神的刹那,狠狠的一击。

  利爪直接贯彻她的右手,她低吼一声宣泄痛苦。立刻用左手拿过右手中的棒,发动全是的力气将棒掷出。

  狼骨棒疾速飞翔头狼,头狼将身子一侧躲过。接着,它的头挨了一拳,碰的一声让画面静止三秒。

  头狼只觉得脑中不断有各种东西碰撞,连痛都麻木了。

  它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未成年的人类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它的身体没留给它太多后悔的时间,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她飞快的跑向一个方向,有只狼正低头专心梳理自己的胸毛,她飞快的踏到那只狼背上,跃出狼圈。

  快了,快了,她很快就可以冲出这里,逃离这个危险之地。

  群狼还处于有点懵的状态,怎么一下他们的头狼就倒在地上的,明明开始还是头狼的爪子插入了她的右手。而刚才梳毛的狼更懵,怎么它刚才感觉有什么东西猜在它背上。

  当狼群围住它时,它才反应过来,那个小女孩没看见了。

  一只狼抬爪拍在它头上,都怪你这只笨狼让猎物跑了,还不快去追。今天不想开饭了是吧。

  这只狼委屈的低吼了一声,又被狠狠的拍了一掌。这回知道乖巧不做声了。

  狼群重新开始顺着她身上的血腥味寻找。

  丛林里刚脱离狼口的小女孩拼了命的往前跑,虽然在林中这样跑可能会遇到危险,但她现在管不了这么多,解决眼下的难题才是正经事。

  现在她的求生意识前所未有的高,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要往前奔跑。

  身后的狼群随时可以跟上来,她不想也不能再战。手上的痛已经开始麻痹,还有多久,多久,她才能摆脱狼群。

  她感觉已经已经开始眩晕,不行,她的身体快到极限了。

  在丛林里左跳右窜,前面有个竹屋,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跳过竹栏,狼群马上赶到竹屋外,围着外面绕了几圈。

  它们不想放弃唾手可得的食物,可要是冲进去有没有命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竹屋门被打开,狼群见事不妙纷纷逃得比兔子还快。

  她见狼群离去心里的弦终于不再蹦着,眼前一黑便倒在地上。

  出来拿草药的某人看见,嗤笑:“原来是日光狼。”

  蹙眉看着地上的不速之客,是个浑身是血的小女孩。

  低头,不起眼的手镯在发光。

  今日是花朝节,正是百花开放的日子。他院子里好些草药都开花了。正好心情不错,就大发慈悲的行回善吧。

  拂药将女孩抱到榻上,白衣素雪的衣服上蹭下的血迹格外触目惊心。

  查看了一番,身外伤到还好就是右手被利爪刺穿比较严重。

  甚至经脉都断了。

  “你是运气真好,不碰上我不死也残了。”拂药也她抹药时不忘夸赞自己一番。

  抹过药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连手掌上的伤可迅速愈合,拂药知道这只是表面愈合了,经脉还是断的。

  剩下的步骤必须要她醒来才能完成。

  他虽然研制出续经的丹药,可只在魂兽身上实验过,他很久没看见过人了,也不知道这东西在人身上能不能起相同的作用。

  他总不能没事自断经脉再来修复,要是不灵他岂不亏大了。

  睁开双眼她已经在一处竹屋里,看来这家主人好心收留她了,起身手搭在榻上支撑身体,不可思议的抬起手,皮肤依旧苍白可跟狼搏斗的痕迹全部消失,若非右手完全不能动弹,她都要怀疑那只是个不美丽的梦。

  手上和腿上的皮外伤全都没了,连痕迹都没留下。

  门被推开,拂药手中把玩这俩个青色药瓶,饶有兴趣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小女孩“恢复得不错嘛,这么快就有力气再打一架了。”

  蹙眉松开握紧成拳的手,扫视面前的人。明明是三十几的面孔,面貌俊丽,偏偏头发和眉毛都是白色。

  拂药将装有蓝色液体的瓶子伸到木桶上,泛着蓝光的液体滴入冒着热气的水中,拂药用手晃了晃水,漫不经心到:“你叫什么?”

  “不知”

  “你从那来?”

  “不知”

  拂药忍住让脸上的笑不要掉下去,“那你,”顿了顿,该是摔了脑子失忆了吧,问什么都是白问。

  一想到这,忍不住心情愉悦。正好自己缺个徒弟,这连岐山难得见个活人,也不知道脑子有没有摔坏。

  “既然你没名字没去处我就大发慈悲收留你当我徒弟吧。”

  “以后你就叫南漠吧。”

  她看着拂药,黑溜溜眼珠子看着他一动不动。

  拂药都快起鸡皮疙瘩了,“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呢。”

  “好。”

  拂药非常开心,转念一想不对啊,外面不知道多少人抢着要做我徒弟呢,我干嘛要这么高兴。

  稍微收敛一下笑容,故作正经的哼了一声。

  南漠鄙视的看了一眼刚认的便宜师傅,便宜师傅不会是个傻的吧。

  拂药那知道南漠的想法,兴致冲冲的喊着小南漠快到桶里来。

  南漠平淡的看着他一动不动。

  “你是女孩子,身上有些伤我不好帮你,这里面是药水,你泡一泡就知道效果了。”

  南漠依旧不为所动。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你经脉还想不想续上了。”

  南漠平淡道:“你,出去。”

  额???

  太久不跟人接触这种男女有别的意识早被丢到脑后了。

  拂药摸着鼻梁,尴尬的笑了几声离开。

  南漠脱下脏兮兮的衣服,坐在木桶中,只觉得浑身顺畅,随时绷劲的四肢被莫名的柔和所环绕,药力温和,她都忍不住想睡一觉就好。

  待一股暖流流至右手,南漠总个人都僵住,药力在右手处发力,撕裂的痛苦一次次加深。左手紧紧握住右手借此舒缓疼痛。

  南漠咬着牙,满头大汗,冲击一次次加深,她也能感觉到自己的经脉在慢慢重塑。

  “啊。”南漠忍不住叫出来,最后一次疼痛让她整个人都一震,血液的快速流动,穿过右手,前所未有的流畅。

  舒适的感觉蔓延在每个细胞中,南漠也彻底没了力气,扶着木桶边缘不过几息的功夫就睡着了。

  这大概是她有记忆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

  木桶中蓝色的液体依旧在流动,进入她的经脉中,经脉被不断的扩张坚韧。

  一直守在门外的拂药释放魂力感受到只有平稳的呼吸声,嘴角掠起笑意。真是没想到这小丫头真能忍过去,看来这个徒弟也还勉强咯。

  也不知道炼药的天赋怎么样,算了。反正不会炼药还能教她别的。

  拂药看着手中的翠绿的环,只有靠近这丫头时才能这个环才会有反应。

  看样子她就是被选中的人。

  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嫡女风华

    浅浅的心 / 著

    顾清苑,皓月王朝顾府嫡女,凶狠毒辣,嚣张跋扈,欺压庶妹,暗害姨娘,又胸无点墨,她虽为...

  •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

    九九公子 / 著

    这一年,世族沐家之沐老夫人亲自提亲,点名要孙媳妇:傅夜七。结婚2年,因为丈夫不肯归国...

  • 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昕玥格 / 著

    一朝澳门银河手机版官网,美女厨神变成人人唾弃的小灾星破房三间,爹残娘弱,还有两个骨瘦如柴的小妹拉扯...

  • 盛宠之名门医女

    乱莲 / 著

    【女强男更强,一对一,强宠,虐渣,男女主身心干净】女法医莫颜因工作劳累过度猝死,再次...

'); } //百度统计 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statdiv').append(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a574454240bf693f1d8415a3915f25ff'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cnzz统计 var cnzz_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statdiv').append(unescape("%3Cspan id='cnzz_stat_icon_1253411493'%3E%3C/span%3E%3Cscript src='" + cnzz_protocol + "w.cnzz.com/c.php%3Fid%3D1253411493%26l%3D3'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