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仙侠>月下杜鹃三临

第7章 季侯君夫人中毒了

书名:月下杜鹃三临|作者:归京花|本书类别:仙侠|更新时间:2017-07-06 14:40:22|字数:2075字

  本来以为白天和信子、紫阳一起下下棋,看看荷花之类,日子也可以过得很是安逸的。没想到……

  我看着坐在我前面的男子,正是束发之年,眼睛一眨一眨的,白白的脸上笑起来毫无心机。他正是水飘扬,水灵山上的当家窦长老的重孙子。

  我看着他,他正和信子下棋。他的棋路直接、勇猛却带着君子之气,而信子的棋路委婉中却带着不曾觉察的杀气。

  信子笑意吟吟地看着这一位未来的当家,棋子处处谦让。

  我看着棋盘,心里在推想,窦是要给他的重孙子还是大师兄竹晓瓦当未来的家,毕竟竹晓瓦不管是能力还是人品都在众人之上。水灵山上的人再下来,估计这青湖王宫都要改成“水氏”了。要不要给他们一条规定,如是未必要,就不要下来了。就算他们在山上再无聊,就算是到林子里拍蚊子也不要下来了。我看着心烦。

  紫阳站在旁边却脸色发青。我拉着紫阳的手,走出了素菀苑。

  后面传来了水飘扬的呼喊声:“诶!令姐姐走了?!我和她一见如故,我还想和她多聊聊呢!”

  我看了一下素菀苑的大门,和紫阳走到了短桥上。看着紫阳苍白的脸,我摸了摸她的头。我对她说道:“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紫阳听到以后却把头撇开,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

  我看着紫阳,感觉上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她难受了?为什么她会有这种表情呢?从前,她即使是对我冷漠,但是还是爱护有加的。但如今,却带着怨气……是我做错什么了吗?紫……

  这时,红霞急冲冲的跑了过来,一边说道:“水姑娘,不好了,夫人中毒了。”

  我和紫阳对看了一眼,我对红霞说道:“你到院子里和扬姑娘说一说,他的医术好。”

  红霞听到了以后,转身往素菀苑跑去。

  我看着紫阳,紫阳却没有要动身的意思。她冷静地看着池塘里的荷花。

  我摸了一下紫阳的头,走向了凤栖宫。

  这时,信子正嘴角含笑地坐在床边为鬼捷妤把脉。

  我看了一眼,她脸色发青地躺在床上。而桌面上有一碗糖羮,里面有半瓣白色的杜鹃花。

  信子利落地写了一张药方,就坐在旁边看竹简了。

  而国师就一直看着我,说道:“流年不利啊!”

  自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我回到素菀苑。水飘扬还在看着那一盘残棋苦苦冥思。

  他看到我,高兴地说道:“令姐姐,你回来了?!我们一起下棋吧。”

  我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随意地在棋盘上下了一子。

  他抬头看着我,兴奋地说:“妙!妙!妙!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我从下就跟着爷爷下棋,我自问能跟爷爷比一个高低,但是原来这天下还有人比我家爷爷的棋法更好。不过听说水氏扬家的后人和水氏钟家的后人棋法也是独步天下的。”

  我猛地抬头看着水飘扬,他说的“水氏扬家”和“水氏钟家”?我心里停顿了一下,我脑海里好像是有什么闪过了,但是又抓不住。

  没想到一盘棋还没有下完,素菀苑的门便被打开了。

  鬼斧走了进来。正是十七八岁的样子。他脸上的五官都聚在了一起。

  我和水飘扬看着他,他却眼神复杂地看着我。

  水飘扬问道:“我要出去吗?如果我出去了,他会伤害你吗?”

  我笑着看着水飘扬,觉得他甚是可爱,说道:“出去也可以,不出去也可以。”

  水飘扬张大了嘴巴,看着我。

  鬼斧沉着气,说道:“去救她。我知道你有办法的。”

  我看着他,没想到,他终于走出了桂花殿。但我偏说:“信子已经在那里了。”难道,这一次他还要再打我一掌?

  鬼斧看着我说道:“我知道,那一年是我鲁莽了。是我错了,但你就不可以再救一次人吗?即使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我看着他,还记得好久以前,他也曾经是这样的求过我,求我救他的雨龙妹妹,可惜啊,我非要跟他说,我能救却不能救那位妹妹。是的,我有能力救她,却有不能救她的理由。结果,他用尽了全力在我的肩膀上打了一掌,结果害我一头张扬的红发,一瞬间就变成了黑色。真是野蛮啊。

  我看着水飘扬,说道:“帮我送他出去吧。”

  伴随着一声“好”,鬼斧就被水飘扬送了出去门口。

  我走进了厢房,把房门关上,坐在桌子旁,倒了一杯水。手却是微微发抖。

  鬼斧一直站到天色暗了下来。

  我看着窗外的杜鹃花在月光下妖娆地绽放着。门却被打开了。

  “爷爷说,你能救我娘。”后面传来了鬼月仙的声音。

  我回头看着他,有两个月没有见到他了吧?有两个月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

  他见我一直没有说话,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你有你不得已的理由,就不要救我娘了。”

  我看着他,没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我还以为他会像鬼斧一样呢。

  鬼月仙看着我又重复了一次,说道:“如果救了我娘的,你会死的,就不要救她了。一命抵一命的,并不是聪明的做法。”

  “你过去看过她了吗?”我问道。如果信子的药有效的,她也该醒了。如果信子的药没有效的,她过两天也会醒了。不过鬼月仙叫我不要救他娘,倒是让我有点不好意思。这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儿子?

  “见过了,吃了药,听说又是吐又是拉的,现在软趴趴地睡在床上。不过人算是没有大碍了。”鬼月仙淡淡地说道,他又随意地问道,“不过那个穿着女装的男人和穿着男装的女人是谁?她们说是你的哥哥和嫂子?谁是哥哥?谁是嫂子?我娘她们看不出她们谁是男的,谁是女的?”

  我转过头看着窗外,心里在干笑着,原来他是第一次见到信子和紫阳啊?看来信子和紫阳的躲藏能力又厉害了。

  鬼月仙拉着我的手,往凤栖宫的方向走。我想要挣脱他的手,没想到他的力气那么大,一直拉着我到了凤栖宫的门口。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抱着门口的一棵树不放。这一次,要被看戏了。

------题外话------

  觉得人物挺多的,本来不想写水飘扬的,但是水无从这个人出来了,多多少少还是会涉及到一些山上的人。而且这一章是有关于信子和紫阳的,跟山上的关系还是挺大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侯门毒妃

    真爱未凉 / 著

    夫妻五年,她为他付出所有,他却在她难产之时,和她的嫡姐洞房花烛!一尸两命,含恨而终,...

  • 豪门盛宠之绝色医女

    越水樱 / 著

    十三岁时,她被彻底逐出家族,永世不得入族谱豪门大小姐的身份不复,未婚夫被夺本在小城安...

  • 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荨秣泱泱 / 著

    “妖孽,离爷远点!”某女一脸嫌弃。某男愤然撕衣,露出胸膛紫红印子,垂眸欲泣道:“小歌...

  • 盛爱之至尊狂后

    猫猫寶貝 / 著

    天才强者雪舞被陷害追杀,为报仇血洗凌宇大陆并与敌人同归于尽,不想,却重生为流云大陆十...

'); } //百度统计 var _bdhm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statdiv').append(unescape("%3Cscript src='" + _bdhmProtocol + "hm.baidu.com/h.js%3Fa574454240bf693f1d8415a3915f25ff'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cnzz统计 var cnzz_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 $('#statdiv').append(unescape("%3Cspan id='cnzz_stat_icon_1253411493'%3E%3C/span%3E%3Cscript src='" + cnzz_protocol + "w.cnzz.com/c.php%3Fid%3D1253411493%26l%3D3'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 200);